全本言情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目录>

第一百三六回 拒绝倦了

第一百三六回 拒绝倦了

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作者:瑾瑜字数:4046更新时间:2019-07-09 07:24:32

  

  其时已交未时了,连坐肩辇一路上来的太后与福宁长公主丹阳郡主都是饥肠辘辘,就更别说一路靠双腿自己走上来的施清如了,端的是又累又饿又热,但由内而外出了一身透汗后,身体感觉倒是挺好的。

  太后遂也没先去大雄宝殿上香,而是由德衍大师引着到了后边儿的精舍,梳洗一番,换了衣裳,又用了斋饭后,方笑着与德衍大师道:“哀家上了年纪,实在有些个支撑不住了,所以打算小憩半个时辰后,再去上香,大师便不用陪着哀家了,且请自便吧。”

  德衍大师虽是出家人,也上了年纪,不用避讳什么,太后要小憩了,他再留下,终究也不方便,遂双手合十应了“是”,留下两个沉稳的知客僧带着几个小和尚,在精舍外等候差遣后,方带人回了自己的禅房去。

  太后便又吩咐福宁长公主与丹阳郡主,“你们娘儿也回房睡一会儿去吧,不然下午肯定得没精神了,这山上倒真是比宫里凉快清净得多,哀家决定了,要住几日再回宫,横竖来都来了,今儿势必也赶不上回宫了,那索性住下吧,横竖该带的都带齐了的。”

  福宁长公主闻言,笑道:“这里倒真是比宫里凉爽得多,斋菜也好吃,我以往也不是没来过大相国寺,都没觉着这么凉快过,也没觉着他们的斋菜好吃过,必定是跟母后来的缘故。”

  丹阳郡主忙道:“旁的斋菜还罢了,那个白灼芥蓝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瞧着平平无奇,吃着却是那般的清新爽口,晚膳我还要吃。”

  太后呵呵笑道:“方才那一盘芥蓝几乎都是你吃了的,为此还比往常多吃了半碗饭,可见味道是真不错,晚膳哀家也得好生尝尝才是。”

  福宁长公主笑着凑趣:“那道清拌雪里蕻也不错,我吃着极对胃口,晚间母后也尝尝。”

  当下祖孙三代又说笑了一会儿,福宁长公主便让施清如给太后诊了一回脉,确定太后身体无恙后,才带着丹阳郡主和施清如,出了太后的精舍,回了各自房里去。

  至于萧琅,则早就亲自带人各处查看备防去了,太后要在大相公寺小住几日,那便得保证在此期间,外面一只蚊子也飞不进大相国寺来才是,不论是于公还是于私,他都责无旁贷。

  施清如欠身待福宁长公主与丹阳郡主走远了后,才回了后边儿分给她的厢房里,虽只有两间,却小小巧巧,清清静静的,不论是离太后,还是福宁长公主与丹阳郡主屋子也都不远不近,她不由十分的满意。

  进了屋后,施清如正犯愁要往哪儿打水去,就有个宫女端着水盆进来了,行礼后笑道:“施太医,这几日就由奴婢服侍您了,您有事只管吩咐,千万别与奴婢客气才是。”

  不是别个,却是采桑。

  施清如笑起来,“原来是你啊。不过你不是贴身服侍太后娘娘的吗,来服侍我也太大材小用,太委屈了。”

  采桑笑道:“施太医说笑了,奴婢可轮不到贴身伺候太后娘娘,何况施太医是奴婢的恩人,所以奴婢听段嬷嬷说要指一个人来服侍您,便自告奋勇来了,您千万别嫌弃奴婢粗笨。”

  施清如笑道:“你都粗笨了,这世上可再找不到精细之人了,那这几日就有劳你了。”

  两人说话间,采桑已试好水温,拧了帕子给施清如,服侍她梳洗完后,又服侍她换了衣裳,铺好了床,最后再服侍她躺下。

  果然又细致又周到。

  施清如少不得又赞了她一回,才让她也去歇着了。

  小憩了半个时辰后,施清如觉得浑身的疲惫都散了大半,忙收拾一番,赶去了前面。

  所幸太后还没起来,她与稍后过来的福宁长公主和丹阳郡主一道等了一会儿,太后便也起来了,梳洗更衣后,大家一起去了前面的大雄宝殿上香。

  大雄宝殿的菩萨果然宝相庄严,手持净瓶,慈眉善目的坐在莲花宝座上,俯瞰众生,悲天悯人。

  施清如跟在最后,与太后一道虔诚的给菩萨上完了香,只当上香能就此结束了。

  不想太后却是让她和丹阳郡主都先去外面玩儿,“……难得出来一趟,你们小姑娘家家的一起到处逛逛去吧,哀家瞧着,后边儿好些参天的古树呢,势必值得一看,听说再远一点还有碑林,你们也可以瞧瞧去,整好儿山上不热。只一点,别跑远了,记得带齐了服侍的人。”

  随后还把其他服侍的人也都打发了,只留了福宁长公主与段嬷嬷在殿内陪伴服侍自己,也不知道是要与菩萨说什么话儿,不能让第四个人知晓?

  施清如只得随丹阳郡主一路往后“逛逛”去了。

  见一路走来,果然满是参天古树,高得一眼上去根本望不到头,遮天蔽日的,把下面的世界笼罩成了一个幽远又宁静的独立空间;在树叶的缝隙之间洒下来的星星点点的阳光,又犹如最明亮最恰到好处的点缀,让这个独立空间变得生机盎然起来。

  不由暗暗赞叹,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就是旁边的丹阳郡主与她生疏了不少,两人之间再找不到话说了似的,偏又得并肩而行,着实有些个尴尬。

  好在是丹阳郡主很快打破了僵局:“清如,我们再逛一会儿就回去吧,碑林可以明儿再去看嘛,横竖要在这里住好几日呢,你说呢?”

  她是上位者,这僵局自然只能她来打破,何况她也不是真恨上清如了,撇开旁的不论,她对她的人品脾性都还是极喜欢的,就算注定已当不成知心的朋友了,也犯不着冷面相对,甚至是当仇人才是。

  施清如当然巴不得早些回去,笑道:“听郡主的安排,下官怎么着都行的。”

  丹阳郡主点点头,踮脚四下张望了一圈,“前面有石桌子石凳子,我们去坐着歇会儿,就回去吧。”

  后边儿随侍的百香闻言,忙一招手,便有几个宫女快步上前,擦桌椅的擦桌椅,摆放茶果点心的摆放茶果点心,不知道的还当是要郊游野炊呢,哪里能想到丹阳郡主不过就是坐坐而已?

  便是施清如,也不由暗暗感叹了一回,果然是郡主出行啊,当真好一派皇家尊荣与气派!

  丹阳郡主先落了座,又招呼施清如坐了,两人各吃了几口茶后,丹阳郡主便问起太后的腿来,“听段嬷嬷说,至多一个半月,皇祖母便能大愈了?这可都是清如你的功劳,届时除了皇祖母赏你以外,我也得备一份厚礼,好生答谢你一番才是。”

  施清如忙笑道:“不过是下官的本分罢了,当不起郡主这么说,更当不得郡主的厚礼。何况太后娘娘也不能算是大愈,她老人家的腿已是没法儿根治了,但比以往能缓解许多倒是真的,待过几个月,天儿开始冷了,太后娘娘就能更清楚的感觉到了。”

  丹阳郡主道:“皇祖母让腿疾折磨了这么多年,能缓解许多已经够好了,若能根治当然最好,若不能,能比早前好也是好事儿,就凭这一点,我就该谢你,你就别与我客气了。”

  “真的只是下官的本分,下官每个月都有月俸禄米呢,所以郡主实在没必要这般客气……”

  两人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儿,话题始终围绕着太后的腿疾这个安全的话题展开。

  说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丹阳郡主实在无话可说了,——也不是无话可说,只是她真正想说的,如今都已不能说了。

  便与施清如道:“我们回去吧,只怕皇祖母与我母亲那边儿也该结束了。”

  施清如笑着应了“好”,待她起身后,仍跟在落后她半个肩膀的位置往回走。

  不想迎头就遇上了带着一小队金吾卫,应当是正巡逻的萧琅,施清如直觉想避开,丹阳郡主应当也是这样想的,低声对她说:“我们从那边的小道上回去吧,有外男到底不方便。”

  施清如心下如蒙大赦,正要应“好”,萧琅已先出声在招呼丹阳郡主了,“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皇祖母和母亲现下在哪里?”

  一面说,一面还将那一小队金吾卫都给远远的屏退了,他自己则大步走了过来。

  丹阳郡主总不好众目睽睽之下不给自己大哥面子,只得笑着迎了上前:“大哥,怎么是你亲自带着人在巡逻?皇祖母和母亲在大雄宝殿,让我出来逛逛,我正说要回去了呢,也省得皇祖母和母亲担心。”

  ‘母亲’两个字被她有意咬得极重,提醒警告萧琅的意味很明显了。

  萧琅却是道:“这里只怕比屋里还凉快清幽些,你怎么不再多待会儿呢?原来施太医也在呢。”

  施清如欠身给他行礼,“萧大人,下官陪郡主来逛逛。”

  话音刚落,丹阳郡主已道:“那大哥,我和施太医就先回去了啊,你也忙你自己的去吧。”

  萧琅笑着应道:“好啊。”

  只是嘴上虽应着‘好’,看向丹阳郡主的眼睛里却满是哀求之色。

  看得丹阳郡主是又气又恼火又恨铁不成钢,她大哥怎么就还没有放弃呢?甚至今日这场“偶遇”,也是他人为制造的吧?

  等回头母亲知道了,势必又要生好大一场气……

  可大哥求而不得,困难重重也是可怜,他就只是想与清如说几句话儿而已,罢了,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半盏茶的时间吧。

  丹阳郡主终究心软了,四下看了一圈后,忽然状似无意的叫了一句:“那是什么花儿,还挺好看的,我瞧瞧去呢。”便跑远看花儿去了。

  施清如看得简直想扶额了,丹阳郡主还能演得再浮夸一些吗?

  她正想着自己要不要也“惊喜”的跟上前,与丹阳郡主一起“赏花儿”去,回头纵福宁长公主知道了,想着她至少一直和丹阳郡主在一起,就没落过单,就没和萧琅单独说过一句话儿,也许就能少迁怒她一点儿了呢?

  萧琅已说道:“施太医,好久不见了,你,都挺好的吧?”

  她只得笑道:“都挺好的,多谢萧大人关心。您也都挺好的,身体早就复原了吧?”

  萧琅“嗯”了一声,“早就复原了,我……”

  有千言万语想说,好容易有了机会,话也已到嘴边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施清如见他沉默不语,心里实在有些想哭,你有话倒是快说啊,三两下说完了,就各忙各的去,传到你母亲耳朵里,你倒是最多挨一顿打,我却是极有可能要丢命的啊!

  她只能自己先道:“萧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下官便先告辞了,大家到底男女有别,也身份有别,若回头长公主知道了,只怕又得生气。”

  萧琅这下终于开口了,“我这些日子之所以没找你,是因为我母亲她……总归我一定会说服我母亲,让她不再反对我的、我的意愿的,我只希望到了那时候,你能给我一个、一个与韩厂臣公平竞争的机会,可以吗?”

  就算她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只要她和韩征还没走到一起,情定终生;就算他母亲那般强势的反对,他也至今没想过要放弃她,放弃他的爱情。

  他只是因为要顾及她的安危,暂时只能选择蛰伏与妥协而已,但只要给他时间,他有信心迟早会说服他母亲接受她的。

  他唯一怕的,就是那一天可能会有点儿久,而届时,他却依然没有机会,所以想提前为自己好歹求一个与韩征公平竞争的机会而已。

  施清如没想到萧琅还是不肯放弃,她真的拒绝他都快拒绝倦了。

  只得沉声道:“下官与督主,早已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但就算如此,也与萧大人关系不大,从始至终,下官拒绝萧大人,都是下官自己的事而已,不管有没有督主,都是一样的。所以请萧大人真的真的不要再执迷不悟了,长公主殿下能饶过下官的性命一次两次,却未必肯饶过三次四次,萧大人真那么想害死下官不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