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目录>

第一百六八回 丢官 完了

第一百六八回 丢官 完了

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作者:瑾瑜字数:8130更新时间:2019-07-09 07:24:36

  

  施清如见常太医满眼的气愤与心疼,心里一暖,道:“师父,我母亲的确是中毒而死的,我也想过要报官。可一来年代久远,取证其实已经很难,我怕到头来什么都没能办成,反倒惊扰了我母亲亡灵的清净;二来,当年灌我母亲毒药的人是前施二太太金氏,施老太太不过是帮凶,施家其他人更只是知情而已,甚至好些压根儿不知情。而金氏也已因不守妇道,与和奸夫所生的两个儿子一起被沉了塘,首犯已死,所以就算证据确凿,只怕也判不了施家人太重,我便不想去大费周章了。”

  常太医皱起了眉头,“若施家人只是帮凶,首犯是那什么金氏,还早已死了,那的确判不了其他人太重了,可就这样放过他们,我实在咽不下那口气!看来只能找韩征,让韩征教训他们了,——这次徒弟你可别再拦着我,不许我告诉韩征了啊,不然我铁定憋屈死,气死!”

  施清如忙笑道:“师父别气,为那起子人气坏了身体不值当,况我也没说不许您告诉督主啊。”

  且这次也压根儿瞒不住督主啊,那么多人都看见了,那四个护卫他们师徒的缇骑更是全程都在,便师父不告诉督主,他们也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少不得只能让督主为她出一回气了,不过如今二人关系今非昔比,他帮她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理所应当,就如她帮他做什么也都是心甘情愿理所应当一样,倒也没什么可扭捏矫情的了。

  本来施家人,尤其是施延昌和张氏,也该狠狠得一个教训了!

  常太医这才舒展开了眉头,“你没想过拦我就好,那我明儿一早就找韩征去。你也别将今儿的破事儿放在心上,今晚好生睡一觉,明儿醒来又是新的一天,以后更是每一日都是全新的;你也有我、有韩征了,我们都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旁的那些黑心烂肝的渣滓,你就当这世上压根儿没有那些人!”

  知道他小徒弟以前活得很不容易,却没想到不容易到那个地步,亏得她娘曾机缘巧合对韩征有过一饭之恩,也亏得她和她娘长得像,才有了如今的好结果,可见因果报应是真的存在的,便他是一个大夫,也得承认这一点。

  所以那群黑心烂肝的混账东西都给他等着吧,老天爷不降下报应来便罢了,自有人会代替老天爷降报应给他们的!

  次日起来,常太医见施清如气色极佳,可见昨晚是真如她所说,‘睡得真不错’,悬了一夜的心方落了回去。

  与她一道用过早膳后,师徒两个坐车进了宫去。

  一时到了司药局,常太医待施清如去了仁寿殿给太后施针后,便果如他昨晚说的,简单收拾一番,径自往司礼监找韩征去了。

  韩征也果已知道昨日的事了,那四个缇骑算是他的心腹,不然也不会被他派去护卫常太医和施清如,自然知道他有多看重师徒两个,哪里敢有丝毫的延误隐瞒?

  待护送师徒两个回了府后,便忙忙分了两人进宫求见于他,自然韩征什么都知道了。

  面上虽什么都看不出来,昨夜却实打实气了一夜,想了一百种法子让施家和常宁伯府都家破人亡,只等天亮后便吩咐下去,为施清如狠狠出一口气,也为他那不幸的未来丈母娘讨回一个迟了这么多年的公道!

  又忍不住懊悔自己何以当初不把施家和常宁伯府给收拾了,就想着两家都齑粉一样的东西,实在不配他浪费时间去收拾,祝氏当年那一饭之恩,也不值当他大费周章……哪里能想来恩人会成了他未来的丈母娘,施家与常宁伯府明知有他做清如的大靠山了,也敢再膈应她、恶心她呢?

  不想还没吩咐完,小杜子便引着常太医进来了。

  韩征只得先让正听他吩咐的柳愚和孙钊退下了,这才问常太医,“清如可还好吧?我正想着上午尽快忙完了,便打发小杜子去接她过来,好生宽慰她一番呢。”

  常太医便知道他已什么都知道了,道:“我小徒弟看起来精神气色都还不错,想来应当没把昨儿的破事儿放在心上,毕竟早已对那家人死了心,自然不会再为他们所伤,也是好事儿。就是我实在咽不下那口气,想让我小徒弟报官将那家无耻的东西绳之于法吧,她却说年代久远,怕找不到证据,反扰了她母亲的亡灵清净;且当初的首犯前施二太太,已因与人通奸被沉塘了,看她的意思,她应当少不得在后边儿推波助澜了。可首犯都死了,其他人只是从犯,怕也判不了太重,我一想也是,所以找你这有心也有力的人来了。”

  韩征闻言,沉声道:“不止您老咽不下这口气,我更咽不下。所以正吩咐柳愚先免了施延昌的官职,再找他不法的罪证,打算将他一家都流放到西北去!至于常宁伯府,那样经年的大户人家,不知道私下里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儿,回头多罪并罚,也判个抄家流放吧!”

  西北是公认的苦寒,连个军妓都找不到,施家除了那两个黑心烂肝的老东西,大的小的还有好几个人呢,足以解西北军营的一时之急了,两个老东西就日夜做苦力吧,——直接就让他们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了他们!

  至于常宁伯府,若不是有这座大靠山,张氏当初岂敢间接逼死他的未来丈母娘,清如自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苦,最后还被张氏伙同常宁伯府给卖了,也就是老天垂怜,让接收清如的人是他,要是换了其他人,清如如今焉能还有命在?

  只怕早受尽折磨,无声无息的惨死在不知道哪个太监的后宅里,母女两个的冤屈都只能消弭于无形当中了!

  他岂能放过他们?

  定要尽快找出他们家不法的罪证来,便没有,或是不够,那便现造便是,横竖东厂最擅长这个,总之定也要让常宁伯府家破人亡,他心里才能舒坦些微。

  反正都知道流放之路苦之又苦,路上一病死上几个,再不慎摔残几个,本就是不可避免的。

  常太医听得韩征已有了决定,且也并没有要两家人的命,只是让他们受活罪而已,点头道:“那你看着办吧,只要不出人命就行,到底清如身上流着那家人的血,也不可能真割肉放血还给他们,那便留他们一条性命,就当过往一笔勾销,以后他们是好是歹,都与清如不相干了。不然白为这样一家人伤阴骘损阴德,也太不值当!”

  韩征知道常太医医者仁心,点头应了:“我会留他们一条性命的,您老就放心吧。”

  他手上的人命早不知多少了,可一点不怕伤阴骘损阴德,阴司但有报应,只管冲着他来便是,看他可会惧怕分毫!

  常太医叹道:“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我老头子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无耻的人都见过了,可像这家人这般无耻的,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是为了利益好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亲情血脉脸面尊严通通都可以不要啊,利益好处就那般重要不成?前番甚至连宣武侯府他们也搭上了,说得他们家二奶奶病情那般严重,结果却是为了骗我小徒弟去见那个张氏,就不怕一语成谶,咒着自己咒着就成了真?”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叹,韩征却是听出了端倪来,忙道:“前番是什么时候?张氏之前还见过清如一次吗?我怎么不知道,您老当时就该告诉我才是啊!”

  常太医见自己说漏了嘴,说出口的话也收不回来了,只得道:“就是你出宫前的事,你那时候不是忙得半死吗,清如再四让我别告诉你,我便答应了她,还以为他们钻营无路了,自然也就死心了,谁知道……”

  韩征沉声道:“除了那次和昨日的事,中途还有没有?不许再骗我了!”

  宣武侯府是吗,看来也是好日子过腻味了!

  常太医见他满眼的冷戾,忙道:“没有了,真没有了,就宣武侯府之后还试过一次,想再请清如去给他们家二奶奶问诊,却被清如给拒绝了。你可别冲动啊,你一次动这么几家人,还一家伯爵一家侯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两家好歹总有几门贵亲,族人也是众多,势必会惹人侧目非议的,实在犯不着。”

  都怪他这张破嘴,怎么就说漏了呢?

  韩征笑起来,笑意却未抵达眼底,“您老说得对,一次动几家人,的确不是明智之举,可若是他们自己做了不法之事,那就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了。您放心,我不会冲动,更不会为伤敌而自损的。”

  他慢慢儿来便是,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他从来不缺报仇的决心和耐心!

  当下二人又说了几句话,常太医看时间快到他去给外招的十二名女子授课的时间了,也就与韩征作了别,离了司礼监。

  韩征待他离开后,方复叫了柳愚和孙钊进来,如此这般继续吩咐。

  到了下午,施延昌就被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礼部侍郎,给叫了自己的值房里去,一脸冷漠的告诉他:“听说你母亲病得很重?既然如此,你便回家安心侍疾吧,以后不必再来衙门里了,至于你的职位,过两日自会有人来接替,你马上出去与其他人办一下交割,就离开吧!”

  施延昌听得侍郎大人叫自己,心里立时七上八下,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也许,会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但更大的可能,是他承受不住的打击,毕竟他比谁都更清楚施清如到底有多恨他,心里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但又忍不住心存侥幸,所以才会默许纵容张氏的一再钻营……

  没想到等来的果然是巨大的打击,他别说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了,他连现在的官职都保不住了!

  施延昌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等他回过神来,已听得自己在赔笑哀求侍郎大人,“侍郎大人,家母的确病了,但没有病重到需要下官回家侍疾的地步,何况下官家里还有内子和兄弟儿女们侍疾,实在用不上下官,下官还是留下来,继续为众位大人分忧,为皇上尽忠吧?”

  可惜侍郎大人丝毫不为所动,“令堂病重的消息如今满京城还有谁人不知,你却不想回家去侍疾,不觉得太不孝了吗?当今皇上以孝治天下,我们礼部更是全天下百姓礼仪教化之表率,如何能容如此不孝之人?你还是速速交割了,回去吧,等令堂病愈了,再到吏部候选也是一样的,走吧,走吧!”

  他一个同进士,还是名声不好,同僚不理,更得罪了上头大人物的同进士,这次真把官给丢了,可什么时候才能再授官?便是去吏部候选至死,只怕也不可能再授官了!

  所以他无论如何不能回去,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现下的官职……

  施延昌心里疯狂呐喊着,继续哀求起侍郎大人来:“侍郎大人,下官并不敢不孝,实在是家母并没有病重到那个地步,何况家母一辈子最大的心愿,便是下官能一直为国尽忠,死而后已,求侍郎大人就让下官留下吧,下官以后一定加倍尽心尽力,为……”

  侍郎大人不待他把话说完,已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不用再与本官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说再多都是没用的。你也别再为难本官了,命令是从司礼监一路传到我们礼部来的,到底是谁发出的,你还不明白吗?谁敢违抗的?还是回去好生修身养性,安分守己吧,指不定还能有转机。你也是本事,那么出息那么好一个女儿,愣是生生给养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怨得了谁?”

  心里又是鄙视施延昌为了攀高枝儿,竟忘恩负义,纵容家人杀妻卖女,简直禽兽不如;又是可惜那么好的女儿竟是他的,要换成礼部侍郎自己的,他一定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甚至早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好吗?!

  施延昌一听他丢官果然是韩厂公所为,心里不由又恨又怕又悔。

  还当那个死丫头就算再恨他,再恨施家,终究也不会真对他和自家下狠手,他还一直当着官,便是最好的明证。

  不然让他丢官之于韩厂公来说,不过只是随口一句话,不,韩厂公甚至根本不必把话说出口,只消一个眼色,自有底下的人会替他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可他却一直没丢官,当然,他处境比之以往坏了不少,家里也每天都鸡飞狗跳,让他头痛欲裂,不胜其扰。

  但他的官职一直都还在却是事实,可见那个死丫头到底还是没想过要对他和自家赶尽杀绝的,她充其量也就是不肯认他这个亲爹和本家,不肯替他们谋好处,不想让他们一家子有好日子过而已。

  这也是施延昌一直心存侥幸的原因所在,指不定让张氏和自己的爹娘一通软磨硬求,女儿就真一点一点回心转意了呢?

  万万没想到,他真的太高估了自己和施家,也太低估了那个死丫头心里对他和施家的恨意,以致竟选择性忘了韩厂公到底是如何的权倾朝野,又是如何的心狠手辣了!

  现在他要怎么办,就这样丢官回家吗?

  可真的好恨,好不甘心,回去后张氏势必也不会给他好日子过,只怕立时便会将他父母兄弟都扫地出门。

  但若不乖乖回去,谁知道等待他的还会是什么?

  只怕届时就不只是丢官,更是丢功名、丢命,家破人亡了!

  施延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礼部侍郎的值房的,他只知道自己这辈子,已是彻底完了……

  施清如给太后施完了针,又仔细询问了一番太后,方笑道:“太后娘娘的腿打明儿起,可以改为三日施一次针,待再施足五次,便可以再不用施针了。只是待入了冬后,还是要多注意保养,日日以温泉之水辅以药材浸泡才是,但如今已经达到比预期更好的效果了,恭喜太后娘娘。”

  太后满脸是笑,“这可都是你的功劳,这几个月以来,从春末到入夏,再到如今入秋,委实是辛苦你了,总算很快就不用再时常来哀家这仁寿殿,看哀家和你段嬷嬷这两张老脸了。”

  施清如忙笑道:“太后娘娘言重了,您老人家慈眉善目,就跟观世音菩萨一样,不止臣,谁又不爱看呢?只都不敢轻易来扰了您老人家的清净而已。”

  说完,低下了头去,她道行到底差太后差远了,说这样言不由衷的话还能面无改色,毫无异样,也只能低头来遮掩了。

  太后已呵呵笑道:“瞧这小嘴儿,多会说话。可惜丹阳这阵子也不进宫来陪哀家了,哀家实在闷得慌,偏哀家又不爱抹牌,你这丫头又不让哀家多礼佛,这时间也真是忒难打发了。”

  段嬷嬷忽然插嘴道:“太后娘娘说时间难打发,奴婢倒是有一个法子,您老先听听可行不可行啊?您把几家王府的郡主小姐们都传进宫来,陪您住上一阵子,每日里把郡主小姐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就既热闹又赏心悦目,既打发了时间,祖孙之间也可以多亲香亲香了?”

  太后让段嬷嬷这个提议说得来了兴趣,“你这法子倒是不赖,说来哀家也好些日子没见孙女儿们了。尤其广阳,翻了年就要下降了,等嫁了人,哪怕她是郡主呢,也要侍奉翁姑,绝不能像当女孩儿时一样的自在了,不趁现在让她好生放松一下,与姐妹们多亲香亲香,这嫁了人可就没这机会了。那就传哀家懿旨,让广阳、老五家的恩阳进宫来陪哀家小住一阵,再让老三家也送个女孩儿来吧,省得说哀家厚此薄彼。”

  广阳郡主是已故卫亲王的独女,因卫亲王早亡,太后待其自来还算疼爱,在小辈中仅次于丹阳郡主;恩阳郡主则是安亲王的嫡长女,因自小娇俏可爱嘴又甜,太后也颇喜欢。

  惟独平亲王没有嫡女,但侧妃生的庶女却有好几个,只不知这次他们家会选谁进宫来陪伴太后。

  总归这些都与施清如无关,她在一旁又听太后与段嬷嬷说了一会儿话,不外几位郡主小姐进宫后住哪里,安排哪些人去服侍之类。

  好容易等到一个二人说话的空档,遂忙行礼告退了。

  太后也没多留她,只笑着让人好生送了她出去。

  施清如出了仁寿殿后,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才松了下来,也渐渐回过了味儿来。

  太后这个时候传孙女们进宫陪伴自己,表面看来是寂寞了,也想念孙女儿们了,可那些孙女就没一个是她亲生的,她会真的想念就怪了,以往怎么没见她想念过,眼里心里从来只有一个丹阳郡主呢?

  如今福宁郡主母子三人又几乎在宫里销声匿迹,算是彻底蛰伏起来了,可以太后和福宁郡主的野心执念,是绝不会放弃夺嫡的,只怕连那样的念头都从来没有过……

  所以太后这是打算把水搅得更浑,也挑得平亲王府和安亲王府明争暗斗得越发厉害,好让自己的女儿和外孙渔翁得利吗?

  那于督主来说,也不算是坏事,甭管他们谁是蝉谁是螳螂谁又是黄雀,笑到最后的都只会是督主!

  当晚,韩征再次去了师徒两个家里用晚膳。

  常太医知道韩征心里有气,气施清如之前居然瞒着他张氏通过张云蓉找上她歪缠之事,也气自己帮着隐瞒他,这不是拿他当外人么?

  用过晚膳后,便借口‘今儿累坏了,想早点儿睡’,一径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临走前,还向施清如投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弄得施清如心里好生紧张,师父他到底瞒了她什么事儿啊?这不是坑徒弟呢吗?

  却在韩征的冷脸之下,只能讪笑着讨好的问他:“可是我哪里惹督主生气了?你尽管说出来,我一定改。”

  改不改得了先另说,至少她态度得先摆端正了不是?

  如此问了韩征好几遍,他才终于冷哼一声,说出了原因所在,“你这分明就是还拿我当外人,实在太让我失望,也太让我难过了!”

  施清如听得是哭笑不得,只得解释,“这不是想着你那阵子忙得不得了,想等你闲了再告诉你吗?谁知道你马上就出了京,我就算想说,往哪儿说去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别与我一般见识了吧,啊?”

  韩征却仍是冷脸以对,“反正你就是拿我当外人。要是今儿老头儿不说漏嘴,你只怕还要继续瞒着我,还非要说什么等我闲了再告诉我,你根本就是骗我的。”

  无论施清如再怎么解释,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

  终于惹得她不耐烦起来,甩手要走,哼,耍小脾气谁不会啊?

  韩征这才一把拉了她坐到自己腿上,扣着脖子狠狠肆虐了她的唇一通,方喘着气在她耳边提条件,“除非你让我……我就原谅你!”

  换来施清如满脸通红的低啐,“呸,你想得倒是美,谁要给你看啊,将来不到有名有份那一日,你休想看……”

  “那我就继续生气,继续失望,继续难受。”

  “好啊,那你就继续生气失望难受你的吧,反正我是不会心疼的……”

  “真不心疼?真不心疼?那我可要咬人了,咬得你跟我一样难受,我才能高兴。”

  “别、别、别咬……那我亲你五下……好,十下,十下总成了吧?这你总能高兴了吧?”

  两人腻歪了好一阵,韩征终于再绷不住冷脸了,本来他也不是真的生气,他亦从来不可能真生他小丫头的气。

  但仍拉着施清如的手,再四让她保证了一通,“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会再瞒你,无论你多忙,或是当时多不方便,等事后也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你,行了吧?”

  他才心满意足的松开了施清如的手,正色道:“清如,我今儿白日已让人免了施延昌的官职,让他回家去了。接下来,还会搜集他这些年的不法罪证,常宁伯府也是一样,等罪证确凿后,便两家各判一个抄家流放,让他们离京城远远儿的,以后都不能再回来,自然也就烦不到你了,你觉着怎么样?”

  施清如想了想,道:“挺好的,如此便既可以不必为他们脏手,也足以让他们吃尽苦头,以整个余生来恕罪了,那就这么办吧。”

  她并不是已忘了对施家和常宁伯府的仇恨,也不是觉得不让他们踩着她飞黄腾达,得尽好处,只能气得半死亦无可奈何,再就是因一地鸡毛而日日狗咬狗便足矣。

  而是想着如今自己还不够强,还不足以凭自己的力量让他们彻底跌落深渊,生不如死。

  她也不愿意自己这一生,只有仇恨,她还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要做,有自己远大的理想和志向,有自己心爱和在乎的人,报仇只占她此生很小一部分而已。

  所以只能先对施家和常宁伯府不闻不问而已。

  但等到她将来足够强大那一日,她势必会给予他们致命的一击,让他们为曾直接或间接害死了她娘付出应有的真正代价!

  倒是没想到,如今韩征就替她把将来才能做到的事,先替她做了,如此也好,在京城再是一地鸡毛,鸡飞狗跳,施延昌与施家人总是锦衣玉食,不必受贫穷和饥饿,劳苦和病痛折磨的。

  张氏和常宁伯府的人就更不必说了,那是生来便锦衣玉食至今,就压根儿没真正吃过任何苦,——如今也到了他们还债赎罪,到了他们生不如死的时候了,总归她没有要他们的命,甚至都没有让施延昌这个罪魁祸首偿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韩征见施清如没与自己客气,眉头越发舒展开来,点头道:“那剩下的事儿就交给我,你就别管了,只管安心忙你自己的事儿吧。”

  施清如点点头,“好,那我就不管了,你别弄出人命,再就是记得让人都知道当年施家人是如何的忘恩负义,禽兽不如也就是了,想来很快也该传开了,毕竟那日现场那么多人。”

  不欲再继续这个话题,说完她便径自岔开了,“对了,我今儿去给太后施针时,太后说成日里寂寞得紧,段嬷嬷便提议让她召了几家亲王府的郡主小姐们进宫来陪伴她。太后觉得不错,已传了懿旨让卫亲王府的广阳郡主,安亲王府的恩阳郡主,再就是让平亲王府也选个人送到仁寿殿,说免得让人觉得她厚此薄彼,督主觉得太后这是想做什么?是打算把水搅得更浑,好浑水摸鱼么?”

  韩征眉头微蹙,“安亲王世子才添了定北侯府那么强有力的一个岳家,太后心里应当是着急了,又有些沉不住气了,心里也指不定多怨皇上之前怎么就没想着要给安亲王世子和平亲王世子赐婚。皇上赐婚,便能给二人选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妻子和岳家了。还不知道平亲王世子会定个什么样的岳家,不趁早押宝,等局势已经明朗甚至定下了,再去烧热灶,还有什么用?”

  顿了顿,“所以你应当没猜错,太后是想把水搅得更浑,好浑水摸鱼。不过你就别管这些了,每次去仁寿殿就只管做你自己的事,做完了就告退,旁的一律不看不问不听即可,我心里自有主张。”

  施清如点头道:“督主不说我也一定不会趟这滩浑水的,之所以告诉督主,也只是想给你提个醒儿而已。就是太后何以偏当着我的面儿说这些?我如今总觉得她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举动,指不定都有旁的意思,会不会是我太草木皆兵了?”

  韩征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她可能是想让你觉着,她仍对你一如既往,好无形中让你放松警惕?总归你小心些任何时候都是没有坏处的,我会为了你,以后时刻都加倍珍重自己,你也要为了我,时刻都加倍保护珍重自己,好吗?”

  施清如在他温柔得能溺死人的眼神下,除了点头,乖乖的说“好”,还能做什么?

  韩征便笑得越发的温柔了,“真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