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目录>

第二百五零回 不打没把握的仗

第二百五零回 不打没把握的仗

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作者:瑾瑜字数:7053更新时间:2019-07-09 07:24:47

  

  小杜子咝声道:“听干娘这么一说,的确要防着太后知道了那毒妇的死讯后,会不顾一切啊,关键又瞒不住她太久。老天爷可真是不开眼,让她做个噩梦,怎么还反倒把病给吓好了呢,就不能直接给她吓得更严重,甚至是……吗?不过没准儿她真听到噩耗时,急痛攻心之下,就跟着……也去了呢?那就真是一了百了了。”

  施清如一声叹息,“哪有那么好的事儿,纵真有那么好的事儿,还得防着万一呢,那你知道督主可考虑过这些,是否又有应对之策吗?”

  小杜子摇头,“这儿子就不知道了,干爹做什么决策,可从来没有儿子置喙的余地,我们大家伙儿都只听命行事即可。不过干爹做事向来走一步看三步,我们还没看懂眼前那一步呢,他已经想到三五步开外去了,既敢这么做,必定什么可能性都考虑过了,干娘就只管放心吧。”

  施清如自是信得过韩征的能力,点头道:“这倒是,督主应当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之前她最担心的是,韩征一旦动手,纸终究包不住火,万一让隆庆帝知道了什么,那总是他唯一的胞姐,他岂能不与韩征计较,不问他罪的?

  可如今他让福宁长公主以那样不光彩的死法惹得隆庆帝勃然大怒,压根儿不会再追查福宁长公主的死因了,那太后知道了噩耗后,会有什么反应,只怕他也早都有了应对之策。

  所以她还是先别自己吓自己的好,太后哪怕再不是省油的灯,说到底隆庆帝才是皇帝,那只要隆庆帝不怀疑韩征,便没什么可担心的。

  至于太后可能会使出的种种招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

  施清如这般一想,心里总算轻松了一些,再想到以后终于不必再时时提心吊胆有一条毒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窜上来咬自己一口,她心里就更轻松了。

  只太后母女连心,昨晚什么都感知到了,也不知道如今已远在千里之外的丹阳公主与萧琅,会不会,也有所感觉?

  可韩征与她都是被逼无奈,也只能在心里与他们说一声‘对不起’了。

  施清如本能的不欲再多想这些,遂岔开了话题,“对了,尹六小姐已经出发了吗?”

  小杜子见问,点头道:“卯时一刻就出发了。除了干爹派去的八名护卫,奉国公夫人还安排了自己一房心腹陪房一家三口在路上服侍尹六小姐,加上她那个丫鬟,一行十三个人,一共两辆马车六匹马,轻车简从的,路上如一切顺利,应当至多一个半月,便能抵达凉州了。”

  施清如吐了一口气,“那就好,希望此行他们能一路顺利,早去早回吧。对了,那方姑姑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之前在仁寿殿时,怎么敢欺瞒太后的,是领了谁之命呢?”

  当时她就觉得好生奇怪,方姑姑昨儿既与‘出花儿了’的尹月华有过近距离接触,福宁长公主回府时自然不会带她,她也据说从昨儿至今,一直都留在宝华殿里惶惶不可终日,方才却怎么会那么及时的出现在仁寿殿,还毫无破绽瞒过了太后的?

  小杜子低声道:“太后不是一直催着要见那毒妇吗,这么大的事儿,也没人敢做主,自然要禀报到御前,皇上便打发跟前儿老崔亲自去见了一趟方姑姑,性命攸关,她自然让说什么,就得乖乖儿说什么了。”

  “原来如此。”施清如明白了,“那她如今人呢,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不会乱说吧?”

  小杜子低笑道:“她如今死了主子,就跟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且来不及了,怎么敢多说一个字儿?”

  也就是如今留着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用,不然凭她之前每每跟在那个毒妇身边助纣为虐的行径,干爹早让她死无全尸了!

  施清如点点头,“那就好,那我也可以安心了。你且回去用午膳吧,算着时间,你回去正正好,对了,记得让你干爹别太操劳了,什么都没有身体要紧。”

  小杜子笑道:“干娘的话我一定会一字不漏带给干爹的,那儿子就先告退了。”

  说完行了礼,却行退了出去。

  余下施清如又在屋里沉思了一会儿,才也出了值房,寻常太医用午膳去了。

  晚间又轮到她值守仁寿殿,以致有满肚子话想与韩征说,或是什么都不说,只要两个人能聚在一起,能静静的相拥而眠,她都觉得心满意足的,也只能先忍着,等明晚上看能不能实现了。

  太后却比昨晚上睡得还要不安稳,显然相较于段嬷嬷等人的劝说和方姑姑的说辞,她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段嬷嬷只得让宫女给她熬了安神的汤药,太后却不肯喝,只没好气道:“哀家之前每日都昏昏沉沉,浑浑噩噩时,睡得还不够多吗?再以如今哀家的身体,还不定有几日好活,等哀家死了,就更是可以永远长眠了,还怕没的睡不成!”

  段嬷嬷无奈,只得一直陪着她说话儿,一直到四更天,她实在要撑不住了时,终于见太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却是刚睡着不到一刻钟,便又被噩梦惊醒了,一醒来便满头大汗的叫着:“福宁一定出事了,哀家又梦见她、她……她浑身都是血啊,不行,哀家一定要去看她,一定要立时见到她!”

  还挣扎要下地。

  急得段嬷嬷只得忙忙着人去请了施清如来,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太后先冷静下来,好歹等到天亮后再说。

  施清如能有什么法子,惟有无声摇头,心里却禁不住感叹,母亲与孩子之间,当真冥冥中自有关联与羁绊吗?

  太后既这般怜爱自己的孩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当初为什么就不能对先太子一家仁慈些,为什么就不能教会福宁长公主,对别人的孩子也仁慈一些呢!

  在段嬷嬷等人的劝说哀求下,太后好容易等到了天亮,便再也等不下去,要亲自出宫去瞧福宁长公主了,“她既病着,不能进宫来,那哀家出宫去瞧她,总可以了吧?”

  喝命段嬷嬷,“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叫人备车辇去!”

  段嬷嬷见实在劝她不住,只得答应着,着了人去备车辇。

  自然,就惊动了隆庆帝,毕竟太后出宫搁任何时候都不是小事儿,也去任何地方、包括自己亲生女儿的府邸,都不是小事儿。

  隆庆帝只得带着韩征,急匆匆赶来了仁寿殿。

  决定实在不行了,就把实情告诉太后,让她知道了她宝贝女儿的荒淫无度后,她自然也就不会再念着她,而只会生气了!

  太后却是没想到自己不过想出宫一趟,便引得隆庆帝亲临了她的寝殿,心里那股不祥不安的预感就越发的强烈了,强撑着问隆庆帝,“皇帝这个时辰过来做什么,你不是政务繁忙,无暇分身吗?那只管忙你的去吧,哀家已经好多了,你只管放心便是。”

  隆庆帝强忍下心里的恼怒与烦躁,笑道:“儿子公务再繁忙,也不能不来瞧母后啊,何况听说母后要出宫去,您大病初愈,如何经得起车马劳顿的颠簸,还是过些日子您再好些了,再出宫去也不迟啊。不然您若实在觉着这些日子闷坏了,儿子也可以陪您去御花园逛逛,未知母后意下如何?”

  太后心里本就有了预感,人也因此加倍的敏感,这会儿又见隆庆帝张口就是阻拦自己出宫,都不问缘由,也不关心自己怎么忽然就好多了的,就更不安了。

  索性直接道:“哀家不是觉着闷,才想出宫的,而是听说你皇姐病了,心中实在放心不下,想去瞧瞧她。你既闲着,若实在放心不下,那就陪哀家走一趟吧,你皇姐见到哀家与你一道去瞧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隆庆帝自然不可能同意,继续笑道:“朕自然很愿意陪母后去瞧皇姐,只是母后大病初愈,儿子实在放心不下,且听说皇姐也不是什么大病,想来要不了几日,便能大好复进宫来陪伴母后了,母后又何必急于这一日两日的呢?至多朕待会儿多打发几个太医去皇姐府上,争取能让皇姐早日康复,如此母后总能放心了吧?”

  太后却仍十分的坚持,“哀家就非要走这一趟呢?哀家又不是要你答应旁的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过是想去看一看自己的女儿而已,难道这皇帝也要阻拦吗,那哀家这个太后与母亲当得还有什么意思?皇帝你若要陪哀家去就最好,不去也没关系,哀家自己一样去,段嬷嬷,扶哀家出去上辇!”

  隆庆帝的太阳穴就隐隐作痛起来。

  若不是母后素日对皇姐纵容太过,纵得她不知天高地厚,目无法纪纲常,亦目无他这个皇帝,又怎么可能会有此番的丑事与祸事?

  他实在不愿意与太后再多说,以免一气之下不知会说出什么来,遂看向了一旁的韩征。

  韩征接收到隆庆帝的眼色,心情大好之下,倒是愿意替他劝劝太后,因呵腰笑道:“回太后娘娘,皇上不是不想陪您去看长公主,实在是御驾莅临哪里,都不是小事,势必得先处处都安排妥帖了,接驾的人家也必须色色都准备齐全,万无一失了,才能恭请御驾亲临。太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也是一样的,所以还请太后娘娘再等候几日吧,几日后长公主应当就能大好,进宫侍奉您左右了……”

  话没说完,已被太后怒声喝断:“哀家与皇帝母子说话儿,几时轮到你插嘴就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仗着皇帝抬举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连哀家也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满心都是对女儿的担忧之下,太后自然再忍不下去韩征,再一想到若女儿真有个什么好歹,那势必与韩征脱不了干系,太后就更没法好言好语的对他了。

  韩征就应了一句:“臣万万不敢。”

  呵腰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太后已看向隆庆帝又喝骂道:“皇帝,你为什么非要阻拦哀家去看你皇姐,莫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哀家?她再不好了,也是你唯一的亲姐姐,是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之一,更别提她早年……你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宽容一些?还是你听信谗言,把她怎么样了,她才不能进宫来陪伴哀家左右的?那哀家更得去瞧她了,今日你是同意哀家要去,不同意哀家也一样要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隆庆帝无奈,自己的亲娘,又才大病初愈,说不得骂不得,还能怎么着?

  只得让殿内服侍的人都退下了,只留了段嬷嬷服侍在太后跟前儿,他自己跟前儿,则只留了韩征与崔福祥。

  这才看向太后,沉声道:“母后,朕本来是想瞒着您,怕您承受不住打击的,既然您说什么也坚持要亲去瞧皇姐,朕也只好据实以告了,还请母后千万撑着些。”

  又命段嬷嬷,“你搀着点儿母后。”

  段嬷嬷心里也早涌起了不祥的预感来,虽然对福宁长公主她从来不若对太后那般有忠心有感情,自太后生病以来,心里更是对她诸多不满,却总是她看了几十年的人,她爱屋及乌之下,也多少有几分感情。

  何况以太后如今的身体状况,只是做了噩梦,便已吐血了,要是噩梦真变成了噩耗,后果会如何,段嬷嬷根本不敢去想。

  只得哀求的看向了隆庆帝,“皇上,您别……”

  想让隆庆帝别说了,至少也缓着点儿说。

  太后却已断然道:“哀家撑得住,这辈子哀家什么噩耗没经历过,什么打击没承受过?你只管直说便是,哀家撑得住!”

  隆庆帝见太后话虽说得硬气,脸上却早已一丝血色都没有,翕动了几次嘴唇,到底不忍心亲口说出噩耗,想到韩征才被太后骂了,让他再说只怕太后会更生气,遂看向了崔福祥:“你来说。”

  崔福祥满脸的苦相,却又不能违抗隆庆帝的命令,只得小心翼翼开了口:“回太后娘娘,长公主不是病了,而是前儿夜里已经、已经薨逝了,您本就大病初愈,皇上怕您听闻噩梦后,会承受不住打击,病势又加重,这才会、才会一心瞒着您老人家的,求您……”

  “怎么薨逝的?”话没说完,已被太后嘶哑着声音打断了,“哀家好好儿的女儿,前儿出宫时,都还好好儿的,怎么就会忽然薨逝了的?你给哀家把话说清楚了,一个字都不许隐瞒遗漏,否则哀家要了你的脑袋!”

  崔福祥脸就越发的苦了,觑眼看向了隆庆帝,见隆庆帝只是沉着脸,什么都没说,腰便弯得更下去了,继续道:“回太后娘娘,长公主是、是不慎溺毙在了府里的汤泉池里,一同溺毙的,还、还有两名年轻男子,据说都是长公主新近的爱宠,且太医说,长公主与二人生前,都服食了五食散,并其他一些……那方面的东西,想来这才会出意外的,偏当时跟前儿服侍的人,都被长公主事先远远儿的打发了,这才会……还请太后娘娘千万节哀。”

  太后早已是摇摇欲坠,枯瘦的手把段嬷嬷的手臂抓得生疼,片刻才艰难的挤出一句:“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福宁她还那么年轻,哀家都还没死,她怎么可能就……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

  隆庆帝见母亲这副情状,又不忍心了,低声道:“母后,事情已经发生了,活着的人却还得活下去,您千万要保重身体,您也还有朕,朕以后定会加倍孝顺您,让您安度晚年的。”

  太后却是尖声道:“哀家要怎么活下去,哀家就只福宁一个女儿,这辈子唯一的女儿,如今却白发人送黑发人,哀家要怎么活下去!哀家这辈子承受的打击还不够多吗,先帝先帝早早去了,娘家娘家几乎全灭,如今又连唯一的女儿都失去了,你告诉哀家,哀家要怎么才能活下去!还你加倍孝顺哀家,让哀家安度晚年,你眼里心里早就没有哀家了,哀家如何指望得上你!”

  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哀家就只这一个女儿啊,为什么老天爷要对哀家这么残忍?不,这绝不是天灾,没有那么巧的事,福宁一直都好好儿的在宫里陪伴哀家,偏那日忽然想着要出宫了,偏又那么巧,当夜就出了这样的事,可见绝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有人蓄意谋害!皇帝,你必须给哀家彻查此事,必须要把凶手给哀家找出来,为你姐姐报仇,不能让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一定要将凶手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四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话时也一直死死的盯着韩征,若目光能杀人,韩征势必已满身都是血窟窿了。

  这个该死的狗阉竖,一定是他杀了福宁,杀了她不算,还临死都要往她身上泼那样一盆脏水,她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为自己的女儿报仇雪恨!

  韩征却是巍然不动,当没感受到太后杀人的目光一般。

  倒是隆庆帝沉声开了口:“母后要朕怎么彻查?彻查她一个长公主,为何私下竟这般的荒淫无度,放浪形骸,还是彻查她府里为什么养着那么多年轻男子吗?朕丢不起那个脸,天家也丢不起那个脸!”

  太后尖叫道:“那又如何,她堂堂大周的长公主,你唯一的胞姐,生来便最尊贵,难道不能养几个男宠,在自己府里,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你必须给哀家彻查此事,必须给哀家一个交代,不然哀家便自己查,哀家绝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死得这样不明不白!”

  隆庆帝头痛的揉了揉眉心,语气也越发不好了,“哪里不明不白了,她的死因还要怎样明白?分明就是自己把自己折腾死了的,与人何尤,谁又闲得没事儿,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谋害她一个长公主?朕知道母后乍然之间,难以接受噩耗,朕心里同样不好过,可再难以接受,也得接受,再不好过,也得继续过下去!”

  说完看向一旁段嬷嬷,“你劝一劝太后吧,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可既已发生了,除了接受,便是把不好的影响降到最低,不然皇姐的死因一旦传开,天家还有什么体面威严可言?整个儿天家都要沦为全天下的笑柄,宗亲们也要群起而攻之了。”

  段嬷嬷双眼通红,虽也震惊心痛于福宁长公主的猝死,更担心心痛的却是太后。

  听得隆庆帝的话,忙低声与太后道:“人死不能复生,太后娘娘千万要节哀,您还有皇上,还有奴婢呢,您可不能……”

  “怎么就是笑柄了,哀家知道自己的女儿死得不明不白,想要一个公道,想要为她申冤报仇,怎么就是笑柄了?”太后已是歇斯底里,“就算是笑柄,哀家也不在乎,哀家如今只在乎能不能为自己的女儿申冤报仇,能不能还她一个公道,不叫她枉死!”

  隆庆帝头就更痛了,霍然起身道:“母后只在乎能不能为皇姐伸冤报仇,若皇姐真是为人所谋害也罢了,不用母后发话,朕也绝不会坐视不理,可她不是,她分明死得那样不光彩,死因也是明明白白,与任何人都无关,母后却仍坚持要把事情闹大闹开,到底什么意图,又置天家与朕的尊严与何地?您可别忘了,您不只是皇姐的母亲,也是朕的母亲,更是大周的太后,任何时候都当以大局为重!”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也已在大步往外走,嘴里同时吩咐段嬷嬷,“照顾好母后,让太医随时待命,也多宽慰宽慰母后,朕明日再来瞧母后。”

  他从来都知道母后更疼皇姐,想着做父母的对儿子和女儿的要求和心本来就从不一样,便也自来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

  却没想到,在大是大非面前,母后依然能为了皇姐什么都不管不顾,难道都到这个地步了,她还是丝毫的反省与后悔都没有吗?

  委实令人生气!

  太后却忽然上前拦住了隆庆帝的去路,“皇帝,你不许走,哀家话还没说完,你不许走!哀家可以以大局为重,但哀家要亲去看你皇姐,你还要立时召了琅儿珑儿兄妹回来,送他们母亲最后一程,要给她大办丧事,让她走得风风光光,决不能有丝毫委屈了她。”

  顿了顿,忽然指着韩征,“哀家还要你立时下旨,杀了这个阉竖。你皇姐的死势必与他脱不了干系,哀家可以不彻查了,但一定不能让害死了她的凶手再好好活在这世上,你必须杀了他,否则哀家今日就死在你面前!”

  隆庆帝就更生气了,冷笑道:“分明一目了然的事,与厂臣什么相干,母后凭什么说厂臣是害了皇姐的凶手?他可是朝廷的肱股之臣,是朕的左膀右臂,连朕都礼遇有加,母后却如此肆意侮辱他,难道不知道‘士可杀不可辱’吗,那您方才又何必说您‘可以以大局为重’?朕念在您眼下伤心糊涂了的份儿上,方才的话听过就算,可若母后还想胁迫儿子就范,就休怪儿子不孝了!”

  说完连再吩咐段嬷嬷一句‘照顾好太后’都懒得再说,直接拂袖而去了。

  韩征与崔福祥见状,忙呵腰一礼,跟了出去。

  太后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这才彻底瘫软到地上,大哭起来:“怎么会这样,哀家的福宁,哀家的心肝儿啊……哀家一定会杀了那个狗阉竖,还有施氏那个小贱人,为你报仇,不至让你死不瞑目的!”

  韩征和施氏她是一定要杀的,别说此番福宁的死势必与韩征脱不了关系。

  就算不是他干的,只凭福宁生前他们屡屡与她作对,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腌臜气,以致她如今最大的愿望之一,便是让他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这一点,她便一定要让她一偿夙愿,不至连死了都不能安心!

  段嬷嬷惟恐太后哭坏了身体,强忍着眼泪想要扶她起来,“太后娘娘,您千万要保重身体,要是身体先坏了,可就什么都做不了的,您可还有一双孙子孙女要庇护呢,他们才没了亲娘,皇上又……可就只剩您老人家一个能庇护他们的长辈了,您便不看自己,也要看公主和大公子啊。”

  太后让她这么一说,就想到了之前自己一个字也不能说,连手指头都不能动一下的生不如死,心知自己如今最要紧的,的确是保重身体,不然就真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可丧女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实在太巨大,理智是一回事,情感却又是另一回事,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不难过不愤怒,“哀家就这一个女儿,哪怕她素日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那也是哀家唯一的女儿,你叫哀家怎能不难过……哀家的福宁啊,哀家宁愿此番死的是自己,也不愿是你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对哀家这么残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