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超级养生师>目录>

595 可怜的施贤

595 可怜的施贤

小说:超级养生师作者:猪的理想大字数:2325更新时间:2019-07-11 07:25:47

  

  “妈,我不管,都怪那个贱人,这次一定要把她给封杀了!”万林在家里大发了一通脾气。

  身为他的母亲,洪小月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狠狠道:“天杀的混蛋居然把我儿子打成这副模样了,放心吧,妈妈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伍阳王集团吗,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等着,妈先打几个电话把施贤这个贱人给摆平再说,臭不要脸的玩意儿,以为自己红了就是个角儿了,马上就教她做事失规矩!”

  洪小月拿出电话来,拨通了一个号码后人,马上吩咐道:“李总监,交待你一个事情,跟施贤解约,但是我们不要当责任方,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啊,洪董,怎么回事啊,施贤现在可是势头大好,刚到挣钱的时候,怎么就要解约啊,她的演唱会可是马上就要开了,赞助商都谈好了,这对我们来说损失很大啊!”

  “废话!”洪小月叫道:“哪有这么多借口,让你办就办,一个施贤而已,没了她,明天照样有李贤陈贤王祖贤,她算个什么东西,你倒底会不会办事,不会的话,这个总监就不用干了!”

  电话那天一听洪小月动了真火,吓得一个激灵,圈子里谁不知道洪小月有铁腕一般的手段,做事不计成本,比爷们还爷们儿,谁敢得罪她,完全是找死嘛。

  这个李总监可是看着施贤一步步红起来的,知道她要被封杀的时候,也为她暗叫了声可惜,所以说在圈子里混,就得识时务,不然转眼就被人取代了。

  李总监摇头叹了一声,马上给几个新媒体曝了些猛料,这都是一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防止他们手底下的艺人反水,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只要有吃瓜群众相信,一旦造成不良的影响,那对艺人来说,真相就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打击往往都是毁灭般的,而且让人相信你的坏远远比相信你的好容易的多,这种病态并非个人所有,早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形态。

  然而正在疯狂着的施贤并不知道,网络上关于她的新闻一条接着一条地放了出来,很快就占据了各大版面的头条。

  第二天清晨,王大根做好了早餐端到了少女心爆棚般的房间里,放在了床头上。

  “吃点东西吧,折腾了一夜,补充一下!”

  听了王大根的话,施贤害羞地从薄薄的被子里钻出来道:“人家都没怎么用力的,都是你在攒劲,你先吃吧。”

  看到了床尾边一条黑丝小裤露出边角,王大根嘿嘿一笑道:“刚才不是穿上了吗,怎么又脱了,是不是又想了?”

  施贤咬了咬嘴唇,一脸绯红地哼道:“你坏死了,都不心疼人家,现在有点肿了,边边磨着有些疼,不敢穿了!”

  “那我帮你摁摁吧,马上就不疼了!”

  说着,王大根就伸手朝被窝里去了,吓得施贤哇哇乱叫,“不要,不要你摁,你坏死了!”

  施贤已经有点吃不消了,要是再让王大要摁两下子,到时候真怕又忍不住,那家伙实在太能干了,每一次都让她在生与死之间不断徘徊着,真是难以形容的感觉。

  两人正打情骂俏地闹着,施贤的电话突然响了。

  “好了好了,我接个电话!”

  施贤从床头拿过电话,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这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我是施贤……什么,解约?还是我违约?还要付你们违约金……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其实施贤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经纪公司做得这么绝,她知道,这其实就是万林搞出来。想到这里,施贤鼻头一酸,委屈得快要落泪了。

  王大根刚把两个蛋塞进嘴里,听她电话的内容大概也猜到电话说的是什么了。

  惊慌失措的施贤打开电脑,随便点开一个新闻网站,都是有关于她的头条。

  “玉女或欲女,施贤昔日被包养证据曝光……”

  “守身如玉只为自抬身价,传施贤过夜费高达百万……”

  “施贤昔日写真疑似曝光,尺度之大令人咋舌!”

  一条接一条的爆炸性标题新闻不断地刷新着施贤的三观,她明明将自己保护得很好,这么莫须有的新闻是怎么出现在网上的。

  如果只是新闻也就算了,每一条新闻下面都有上万条网友的回复。

  有人留言说,“草了,百万过夜费?这逼是镶金边的吧!”

  也有人叫道,“早特么看出她是个装逼货,终于爆料了。”

  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网友称道:“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个浪货,一张网红脸整得跟什么一样,我承认看着她我硬不起来……”

  无数不堪入目的回复映入施贤的眼帘,令她哭得死去活来的,她哭不是因为她被诋毁谩骂,完全是因为在这一堆喷子当中,她还看到了无数粉丝在拼命地支持着她。

  可是身在圈子里的施贤清楚,既然人家是有备而来,这些粉丝又怎么可能敌得过职业的水军黑粉呢?

  这一刻,王大根把施贤抱在腹下,轻轻拍着她的头道:“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我也相信你。”

  施贤全身一颤,突然不哭了,问道:“你为什么会相信我啊?”

  “因为是粉的啊,我看过,不会看错的!”

  “哎呀……”施贤扭着腰大叫道,“人家已经很难过了,你还开这种玩笑,讨厌死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先别难过,我先打个电话!”

  施贤嘴一瘪,又快哭了,她都已经这么难过了,这死家伙还非得打电话,这个电话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想到这儿,只听王大根冲话筒里说道:“师叔啊,我王大根。”

  “大根啊?怎么着,是不是想通了,要改投我戏门名下,拜我为师啊?”

  听着段玉清认真的声音,王大根干笑了两声道:“师叔,你别开玩笑了,我生是杏林的人死是杏林的鬼,这一点没改了,师叔行行好,帮帮我吧,我一定会记着你的大恩大德的。”

  “你小子也有求人的时候啊!”段玉清正打着太极,停了下来擦擦汗,哼道:“也罢,能帮你才能证明我经老秦强,正好让你小子知道自己跟错了人,什么事,说说吧。”

  王大根心头一喜,冲施贤眨了眨眼,马上说道:“我有个朋友叫施贤,是你们圈子里的,昨天把那个什么狗屁文化局长的龟儿子给得罪了,今天一起来被黑得一塌糊涂,经纪公司要跟她解约,还要她付违约金,这叫什么事啊?”

  “这事儿啊?一大早我就看到了,你怎么不早一点打电话呢?”段玉清翻了翻平板电脑,皱了皱眉头道:“行吧,我尽力吧,应该没太大问题……小子,你不会也跟那些个老板一个,包养明星吧?”

  噗……

  一听这话,王大根被憋出一阵内伤来了。

  作者题外话:什么也不说了,大家加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