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惜花芷>目录>

第二百六十章 江陵

第二百六十章 江陵

小说:惜花芷作者:空留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9-09-05 07:30:53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芷没有再在浈阳多做停留,也不管一身的伤走一步便痛得如撕裂一般,次日一早就退房离开。

  “大姑娘,大姑娘等等!”

  这道声音这几天实在是熟悉得很了,花芷站在船头看向背着个包裹跑上船的人,“姜公子这是……”

  “反正我也没啥正事要办,早回晚回都没差,就乘大姑娘的顺风船了。”

  经过之前的并肩退敌,对花芷来说姜焕然和京中那些世家公子已经区别开来,即便不热情,却也不再如之前冷淡,她点点头,道:“船大,空着的房间也多,姜公子随意。”

  “多谢大姑娘。”姜焕然笑得见牙不见眼,却不让人讨厌。

  花芷笑笑,转身慢慢的往船舱走去。

  她一背过身姜焕然就偷偷直吸气,五官皱成一团,经过刚才那一跑身上的伤好像裂开了,可真疼,大姑娘的伤明明比他还要严重却能半点不露声色,想想他就佩服得不得了。

  谁能想得到呢?同样深闺里养大的姑娘,在那些个姑娘绣个花都嫌手疼的时候大姑娘却在和人生死相搏,他出来一回就碰着了,谁知道花家倒台后的这一年她是不是之前便经历过。

  回去后便是他和人说起怕是也没人会信吧,不信好,不信好啊,他还不稀得说呢,越少人知道大姑娘的不同寻常越好,回去他就让娘去提亲!

  心里转着念头,想着美事,姜焕然又咧了嘴,伤口都好像不那么疼了。

  从浈阳到江陵需得走上两天半,这段时间花芷没有走出门一步,除了歇息,小六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花芷身边,花芷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讲些东西,不是刻板的说教,更多的是拿实例说事。

  顾家坐拥天下已经将近两百年,到如今还有这算得上稳定的江山至少说明顾家人都不蠢,小六尤其聪明,而且他有个旁人难及的优点,他非常擅长总结,每每花芷讲完实例,他能很快就从中提炼出精华来,而那,正是那个实例想要表达的东西。

  学生这般聪慧,花芷教得也很有成就感,她也不觉得这有何见不得人的,不论是门外边候着的吴小双还是时常蹭过来的姜焕然都随他们听,至于能听出什么来她就不管了。

  船如预计的时间停泊在江陵内港。

  芍药忍了几天的脾气已经忍不下去了,杀气腾腾一副随时都要择人而噬的模样,姜焕然每每见着这位一直帷帽遮面的姑娘都绕着走。

  “草草,你此行是公事,我名不正言不顺,就不去了。”

  芍药当即点头,“你好好养伤,本就没打算让你去,小六,你随我一起,我让你看看七宿司是如何行事!”

  花芷皱了皱眉,没有阻止,看看也好,养在金丝笼中的鸟是经不起暴风雨的。

  也不管此事会带来什么影响,芍药一刻也不想等了,将绑来的人串成一串赶下船直奔总管府,于涛则奉了她的命令去城外请驻军守将李世仁。

  船上只剩下抱夏和徐英以及姜焕然,就连吴小双都被六皇子带了去,这三天,他已经知晓这个年纪尚比他小的孩子才是他今后的主人。

  姜焕然站在船头目送一众人离开,神情凝重,他隐隐约约的看出来了一点东西,但是不能肯定,也不敢肯定,要真如他猜测的那般,那花家……

  屋内,抱夏让徐英守在外头,吩咐他片刻不得远离后小心的将门关严实了,这满船的男人,她实在是提心吊胆。

  “小姐,您为何要拒了芍药姑娘的提议,那几个护卫随便留下一个也好啊。”

  “芍药比我更需要人手,且她留了东西给我防身,够了,去告诉船长,起锚,让船离岸,但是不得离远了。”

  抱夏一脸茫然,“婢子不懂……”

  “以防万一。”花芷习惯了遇事时做最坏的打算,船离了岸,若对方知道了此船是草草的同伴欲挟制她威胁七宿司,她可以即刻远走,让草草无后顾之忧,而船离岸不远,若草草需要接应也来得及。

  以七宿司在大庆朝的威慑,想来当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

  那边芍药已经到了总管府,“击鼓。”

  于涛上前取了鼓槌,所有力气集中在双臂,一声比一声更震人耳膜,第九下落下,鼓破。

  不一会便有人从里走出,气势汹汹的张口欲喊,可看到外边这许多人先就露了怯,再一看破了的鼓哪里还有那个劲,后退一步方站稳了,哆哆嗦嗦的问,“尔等何人,击鼓所为何事?”

  总管府的鼓放在外边多少年,不要说一年,就是十年也难得响一次,一般人付不起那个代价。

  芍药把郑北用力往前一推,离着那下人只差两步时跌倒在地,不用芍药再说什么了,郑北当即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哭嚎开了,“闻管事,是我啊闻管事,这些人想杀了我,你快救救我,救救我……”

  闻管事本欲避开也因着听出声音而被人扑了个结实,扶着人退了两步才将险险站稳了,“小舅爷?您是小舅爷?哎呀喂这是,这是,怎么成这样了。”

  郑北此时的模样确实有点儿惨,用鼻青脸肿来形容他都是客气的,那脸肿得闪闪发光,好像一碰就要破皮流出点什么来似的,头发散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此时慢了一步的府兵也出来了,一看到眼下这情况就拔刀出鞘戒备起来。

  芍药冷哼一声,一鞭子又将郑北卷了回来,“叫穆云阳出来。”

  闻管事不敢耽误,立刻回去请人。

  五十出头,留着一把修理得齐齐整整短髯的穆云阳来得很快,随他一起前来的还有他新娶没几年的美貌继妻郑氏,可见这大白天的他也没干什么正事。

  郑氏着急的在人堆里寻人,“小北,小北你在哪。”

  芍药鞭子一卷,将郑北送到了她面前,只是是用滚的。

  郑氏吓得花容失色,却仍记得不失态,捂住嘴将尖叫压在嗓子眼里,看到弟弟的模样顿时哭得梨花带雨,“小北,天哪小北……老爷,老爷你快看看……”

  PS: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求一下保底月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