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惜花芷>目录>

番外十六 婚事(4)

番外十六 婚事(4)

小说:惜花芷作者:空留字数:2328更新时间:2019-09-05 07:36:18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离开时白佩秋看到了花柏林,她似是忘了集市上曾见过,大大方方的行了一礼后目不斜视的离开。

  “她如今的处境算不得好,我以为她会开口找我帮忙。”花芷起身,待皇上坐下后她才又跟着坐下,“她若开口我不会拒绝,不管怎么说昔日我也承了白世叔的情。”

  皇上托着腮若有所思,一时间没有说话,花柏林对那些过往很是了解,点点头道:“怕是被折腾得不轻,按理她的婚事早该定下了,我瞧着这还是因为白世叔和长姐有旧,不然……”

  “据我所知她母亲是被白家气病的。”

  “再气又能如何,只要白家不松口她就什么都做不了。”

  可不就是,花芷虽然是带着目的而来,却也有点心疼那个姑娘,有时候人就吃亏在太懂事,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世家宴请名目繁多,花芷带着两人挑挑捡捡的参加了几次,如今满京城皆知晓她是在为花家挑长孙媳妇,注意力全在柏林身上,倒也没人留意做小厮打扮很是不起眼的皇上。

  “太傅看好白家那个姑娘?”又一次见到白佩秋后,皇上笑问。

  “有担当的姑娘臣都看好。”花芷语气轻松,“这样的姑娘于男子来说或许不够娇媚温柔,无法让你们倾心,可在臣看来她们有扛事的勇气,亦有想事的脑子,这样的姑娘才能让你们无后顾之忧,而且,谁又说这样的女子便不能娇媚温柔了,只要让她们倾了心,她所有的柔软都会给你们。”

  就像太傅一样吗?皇上咽下这句冲到嘴边的话,脑子里已经圈出了人选,就如太傅所说,一个有脑子有担当的皇后才是大庆需要的。

  送皇上回宫后,花芷将柏林带回了家。

  “可想好了?”

  “是,长姐。”花柏林神情坦荡,“许家长女可为花家妇。”

  花芷点点头,识进退,有不动声色的机灵和从浑水中脱身的本事,那是她也印象深刻的姑娘,许家掌的是御史台,不论从前还是现在都算皇上的嫡系,和花家比起来虽则差了一线,可低门娶媳却也正好。

  不过,“抛却这些外在的因素,你对那姑娘可有好感?”

  “是,许姑娘很好。”

  具体怎么好他不说,花芷却也不问,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必要说得那么清楚明白,她要的,也就是这份觉得她好的喜欢,在这个年代这就已经算出格了,她不能要求更多,毕竟像她和晏惜这种已经是异类,若非他们身份不凡,又经历的那么多事,恐怕早已名声扫地。

  次日,一道圣旨从宫中直达白家,确切的说,是白铭夏家。

  不走寻常路的皇上跳过选后的所有流程,直接定下了皇后人选——白铭夏长女白佩秋,整个京城都如水入油锅——炸了,可炸得最厉害的是白家嫡支。

  一得到消息白家宗妇立刻亲自前往,没人能将她拦在门外,可她却也没见着人,只得一个姨娘接待了她,并告知她摄政王妃派人过来将夫人和姑娘接去了王府,便是有满腔心思,见不着人白家此时也毫无办法。

  那边厢花芷免了母女的礼,温声道:“如今世叔不在京中,那扇门怕是拦不住有心人,不论是为着皇上还是和世叔的情份,我也不能让你们被人拿捏住了,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

  白夫人再次深深一礼,心潮起伏之下声音都在发抖,“王妃万莫如此说,若非王妃庇护接我们母女来王府,此时怕是……”

  “她们也不敢如何,不过是摆事实讲道理让你们记住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便是分了家也当同气连枝罢了。”

  白夫人怔怔的看着王妃,既明知她们的目的却仍这般明摆着说出来,王妃是何意?

  “虽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可字也有写轻写重之分,感情深了自然浓墨重彩,感情凉薄便轻勾浅描,夫人说是不是如此。”

  白夫人心头渐渐敞亮,可不就是如此,长房如此相欺,公婆偏心长房只当看不见,还捏着秋儿的婚事要挟夫君重回白家,要的也不过是夫君这几年打下的基业,眼下长女被选为皇后,她们如何能放过外戚所能带来的巨大好处,这让她如何甘心,如何甘心!

  这时抱夏进来禀报,“四夫人来了。”

  随着通传,吴氏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花芷起身相迎。

  “春天就是雨水多,好在离得近。”说着话,吴氏和白夫人见礼,“姐姐看着气色可算是好了些。”

  因着夫君的关系两人常有往来,白夫人回了一礼,笑容也轻松了些,“养了这么些日子,再不好可就不是小毛病了。”

  吴氏看了上首的王妃一眼,“这么急急忙忙把我叫来是让我陪客来了?”

  “正是,四婶便能者多劳吧。”

  “可不就是能得很。”吴氏亲热的上前挽住白夫人的手往外走,“咱们的太傅大人摄政王妃怕是要面授机宜了,我们便不在这里碍事了。”

  白夫人回头看了女儿一眼,牙一咬顺着吴氏的力道往外走去,王妃有心才会有今日这一遭,这是秋儿的机会,能学得一招半式的也好过这般懵懵懂懂就嫁进皇宫去,毕竟这天底下要说了解皇上恐怕无人可及王妃。

  屋中有片刻沉默,花芷看向低垂着头的白佩秋,“吓着了?”

  说吓倒不如说是惊,从接了旨意起便混沌的脑子这会才重又运转进来,白佩秋握紧帕子抬头,“敢问王妃,为何是小女?”

  “既然选了你自然是因为你合适,且这是皇上自己的决定,是在他见过你,并且了解过你后定下来的,并非我或者谁的建议。”看着浑身紧绷的姑娘花芷声音温软了些,“你也可以这么想,皇上认可现在的你,坚强聪慧,有担当,有面对困局的勇气,他想要一个这样的皇后陪在身边。”

  白佩秋抿了抿嘴,皇上……喜欢这样的她吗?

  “你要记着,你是白佩秋,可以懂事,可以坚强,但也要记着你是女子,以柔克刚才是女子最好的武器。”

  白佩秋一字一句牢牢记在心里,路已经定下,她要做的就是让这条路更平坦好走一些。

  见她受教,花芷继续道:“在世叔回来之前你和令堂先在摄政王府住下,外边的事不用理,待过些日子他们自然知道要如何做了。”

  “小女自是求之不得,可祖母那边……”

  “她还敢来我摄政王府要人不成,安心住下便是。”

  白佩秋深深一福,换成别人她会多想一想是不是别有居心,可这个人是摄政王妃,是帝师,是众所周知的皇上最信任的人,她只要接受这份心意,并且牢牢记住这份心意就好。

  PS:新书等审核,下星期应该可以过,番外还有一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