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目录>

番外:十年后(3)

番外:十年后(3)

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作者:列无暇字数:5082更新时间:2019-09-07 07:44:10

  

  秦凝带着佐罗出了会客室,等走到了大厅,已经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

  秦凝把佐罗放在它专属的推车里,嘱咐着小严好好照顾它,正要上车,玻璃大门那边急匆匆的过来一个人。

  他穿一身一看就很高档的西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脚上的皮鞋纤尘不染,浑身透着股洋气,当他的身影刚进入大厅,大厅的工作人员立刻就恭敬的喊了起来:“费总监。”

  他冲众人摆摆手,便急急的喊秦凝:“秦总,我有事要和您说。”

  秦凝看看来人,转身和沙秘书说:“那,我就和费总监在一号会客室说几句吧。”

  沙秘书立刻和小严去准备会客室,来人却像等不及似的,大步往会会客室走,说:“沙秘书,不用泡茶了,我和秦总说几句就走。”

  秦凝挑眉,从沙秘书摆了摆手:“那行,你先忙别的去吧,我一会儿就直接坐车回沪上了。”

  “好的,秦总再见。”

  来人的眼睛跟谁着沙秘书的背影,等沙秘书一走出会客室,来人立刻拉住秦凝的手臂:“姐!我得去!我要回法国去!”

  秦凝看在眼前男人焦急的脸,叹气:“宝生,回来这么多年了,我终于看见你焦急了一回啊!说吧,什么事?”

  来人一张清秀的脸,虽然是男人,皮肤保养得比一般女士都好,只是,此时他皱紧着眉,脸色因为焦急而有点红,正是当初的小裁缝,费宝生。

  费宝生咬了咬唇,说:

  “我……我刚才打了国际长途,他病了,我想马上看见他!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我……也知道,我一直在想念他,我想明白了,我回去,和他在一起,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想和爱的人在一起!”

  秦凝眼眸微微转了转:“你说的,是那个法国律师?”

  “是!姐,现在的我,不再害怕,我相信我自己,已经可以面对所有人的嘲讽,所有人的不认同,我……想和爱的人站在阳光下!”

  “呼!你,想好了?”

  “想好了!”

  “既然想好了,就去吧,姐姐祝福你。”

  “工作的事我会交代好的,姐,我会推荐一个好的设计师给你的。”

  “好,我相信你的眼光和能力,你可是咱们国内最优秀的时装设计师呢!”

  “姐姐!”费宝生紧紧的给了秦凝一个拥抱: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会想念你的,这个世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

  秦凝轻轻的拍了拍他,说:“我知道,宝生,好好的去吧,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

  宝生转过身,拿出一条雪白的手帕,轻轻擦了擦眼泪,哑着嗓子说:

  “姐,那我走了,我去卧牛山墓园和阿公说一声,我就离开,如果他身体好转,愿意跟我来Z国,我会尽快回来的。”

  “不要急,养好身体是第一,如果有什么好消息,记得告诉我,姐姐一定去法国祝贺。”

  宝生白皙的脸更红了起来,他眼中带泪的笑了笑:“呵呵,嗯!我盼望着有那一天!那,我走了。”

  “一路顺风!”

  宝生再不迟疑,转身大步出了门。

  秦凝望着他坚定的背影,不禁暗自叹了口气。

  失去宝生这样忠心耿耿的助手,是挺可惜的,但是,还有什么比得上终身的幸福呢?

  想和爱的人站在阳光下,多么美的愿望。

  人这一辈子,庸庸碌碌也好,风风火火也罢,还不都是为了和爱的人生活的更好?

  挺好!

  秦凝慢慢的踱出会客室,叫过等在外面打听的沙秘书:“跟赵总讲一下,费总监临时有急事,需要回去法国一段时间,专业上的事,费总监会安排人来,其他方面,先让赵总顶上。”

  沙秘书呲了呲牙:“呃……这么突然,我看赵总一定不会答应的。”

  “那……就是你的工作啦,拜拜,我要回家了,今天我可是答应我家成实一起吃晚饭的呢!”

  秦凝一脸坏笑,却只管往外走,门口停着的汽车上立刻下来一位司机,帮秦凝开了车门。

  秦凝坐进去,和司机说:“小季,快走,再迟一点,老赵肯定又追来,这个月我已经把工作推给他几回了,他恨不得咬我!”

  小季吃吃的笑着,迅速发动了车。

  果然,车才开车集团的大门,赵进明就追了出来:“哎,那是不是我干囡的车?哎,哎,保安,拦住她,拦住她!”

  身后,沙秘书抿了抿嘴,摇头:“哎呀,总是这样,好像真能拦得住秦总似的,这世上,秦总要做什么,我还没见过能拦得住她的人!”

  而秦凝,坐进车以后,按动一个按钮,座位的前方,便升上来一块隔板,把司机小季和她隔离开来。

  秦凝意念一动,便进了空间。

  一只金色的小猴子从草丛跳出来,向秦凝“吱吱”几声,秦凝伸出手臂,小猴子一咧嘴,便跳了上来。

  秦凝轻轻摸摸它,问:“小五,你娘呢?”

  猴子转着大眼睛说:“吱吱,主子,今天老罗要割稻子,娘和爹去帮忙了。”

  “哦,这样啊,那谁煮饭给大家吃呢?”

  “大哥和二哥。”

  “真乖!”

  秦凝抱着它往花梨木树林去。

  树林经过十年的种植,比以前扩大了一倍,树林的中心位置,建了一个大型的树屋,树屋旁,几只大小不一的猴子在玩耍,它们看见秦凝来,都“吱吱”叫着过来问候,秦凝也一一叫着它们:“大猴,小猴,三三,四宝,小六。”

  这些,都是悟空的孩子,一共六只。

  它们可是空间的劳动者,每一只都会做很多农活的。

  秦凝一一的和它们说了几句,便叫过最大的一只猴:“大猴,去把老罗叫来,就说我找他。”

  最大的一只猴子“吱”了一声,立刻跃上一根树枝,几个纵跃,便不见了身影,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罗狗剩气喘吁吁的来了:“叽,叽呀,你,你找我,呼,呼!”

  罗狗剩早就不戴链子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空间有驯化恶人的能力,还是罗狗剩本身就还有良知,总之,罗狗剩在空间呆了三年以后,他就和悟空猴夫妻相处的好了起来,不但帮着悟空照顾小猴子,也教导小猴子们做很多事,小猴子都很喜欢他。

  渐渐的,悟空和金刚对他也好了,主动把链子给他拿了下来,也不打他了,有什么好吃的,也都会分他一口,罗狗剩和猴子们,真的成了一家人,还跟在猴子一家,称呼秦凝“叽呀”,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就是猴语“主子”的意思。

  既然罗狗剩改过自新了,秦凝也不想一直让他呆在空间里,可是他知道了秦凝的秘密,却也不太好随便放出去,但,现在,似乎机会来了。

  秦凝看看他,一晃十多年过去,罗狗剩在空间呆着,一点没有老态,反而眼神比以前清澈了好些,脸色也红润非常,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秦凝说:“罗狗剩,我通知你一声,鉴于你这些年表现良好,你,即将要刑满释放了。”

  罗狗剩有些呆:“什么?叽呀,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下个星期,我会放你出去,你不用在留在这里种地逗猴子了。”

  罗狗剩依然呆呆的看着秦凝,像没有听懂似的。

  秦凝没理他,说:

  “这个空间里的任何东西,你不可以带走,哪怕一片草都不行。但是我会给你一笔钱,足够你生活得很好。当然,能让你活着的前提是,你乖乖的生活,不把这十几年的生活向任何人透漏分毫。好了,你做好思想准备,我随时会把你送出去。”

  说完,秦凝便走了。

  她忙着呢,从秦唐村回沪上的三个小时,是她难得的独处时间,她需要画画,写作,思考,她很忙的。

  终于,车停了下来,秦凝听见车门敲了一下:“秦总,到了。”

  秦凝闪身出了空间,这才打开车门出去了。

  车子已经停在一片大草坪上,大草坪的尽头,是一栋白色的、古典的小楼。

  小楼带着浓重的西式风格,三层,除了有长长的窗户,外层还爬着爬山虎,很有历史感。

  系着花边围裙的何大姐走出来看了看,便往屋子里喊:“阿姨,小秦回来了!”

  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任阿山立刻放下眼镜笑起来:“那好,可以把红枣燕窝粥盛出来了!”

  “哎!”何大姐应一声,便走去厨房了。

  一会儿秦凝进了门,和何大姐任阿山招呼一声,便问道:“妈,你今天没出去跳舞?爸呢?”

  任阿山一边帮着何大姐把燕窝拿上来,一边说:“没,不是说今天成实会早回,你也会早回,我就不出去了,等你们,你们爸爸在书房研究围棋呢,说等成实回来了,怎么也要跟他过过招。来,你先吃点东西,成天奔波,太辛苦了!”

  秦凝也不客气,接了碗,说:“哦……谢谢妈。是呢,就是不知道屹峰哥能不能早回。”

  任阿山笑起来:“他已经回来了!还说要去学校看看果果和朵朵,给她们一个惊喜。”

  秦凝呆住:“啊?哎哟,他可真是,果果朵朵都是大学生,明年就毕业了,他还当她们小孩子呢!”

  任阿山不认同的摇摇头:“那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她们才十五岁呢,虽然学业上她们是最小年纪的大学生,可十五岁还是孩子嘛!”

  秦凝也摇头:“妈,你看着啊,屹峰哥今天啊,吃力不讨好!”

  正说着呢,外面草坪上响起“哗哗”的跑步声,很快,一个女孩子冲了进来。

  她长得漂亮极了,雪白皮肤乌黑头发,微微有点上翘的鼻头让她看起来精致可爱,只是此时,她嘟起了嘴,看看屋子里的人,低低的喊了声:“奶奶,妈妈,我回来了”,便径自冲了楼上去。

  任阿山喊起来:“朵朵!怎么啦,谁惹你生气啦?”

  然而,朵朵没回头,只管上楼。

  秦凝耸耸肩,和任阿山说:“妈,看,我说什么来着?”

  任阿山无奈的看向屋外,成屹峰敞着西装,手里拉着另一个和刚才女孩一样的漂亮孩子,面色不虞的回来了。

  一进门,另一个漂亮孩子也喊了声任阿山和秦凝,一下子挣脱成屹峰的手,也跑上了楼。

  秦凝看着成屹峰,一边吃燕窝粥,一边笑。

  三十多岁的成屹峰,精致的五官依旧,却多了一份年轻时没有的沉稳,只此时,他看起来很是气愤。

  看见秦凝对着他笑,他倒是有点讪讪,在秦凝身边坐下,拉了拉领带,说:

  “老婆,你该管管果果和朵朵,你知道吗,幸亏我今天去学校接她们,我才知道,有好几个男生围着她们呢!”

  秦凝终于笑出声来:“所以呢?你把她们当着人家男生的面,拉回来了?”

  “啊!我女儿,我的宝贝女儿!才十五岁,搞什么嘛!”

  任阿山也帮起了腔:“对对,咱家果果和朵朵那么漂亮,那么优秀,可不能那么早谈恋爱。”

  成屹峰看看母亲,又帮女儿们说起了话:“妈,倒也不是谈恋爱,就是围在那儿说话。”

  任阿山不禁说:“哦,只是说话?那你这当爹的也太小气了。”

  成屹峰皱眉:“不行!妈,她们还小,男孩子围着围着,谁知道他们想什么呢,对吧?”

  任阿山撇了撇嘴:“啧,那大学生嘛,不都这样!你可真是的,那我得去看看我的宝贝孙女去,太没面子了!”

  等任阿山一走,秦凝笑着摇头:“哎,孩子他爸爸,当年,也不知道是谁,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成天追着我,说要跟我过一辈子呢!”

  成屹峰咧嘴:“嘘!老婆,你小点声!那……那是我好!我说一辈子就是一辈子,现在的男孩子,成天今天谈恋爱,明天就分手的,太随便了!”

  秦凝放下手里的碗,说:

  “你也太小看我们家果果朵朵了,她们一个赛一个的精明,哪里会随便跟男孩子谈恋爱,女生优秀,有人倾慕不是正常的吗?你是因为难得去大学接她们,才大惊小怪的,像我,就觉得平常啊,谁让我们孩子实在是招眼呢?但是你想想啊,这些年咱们一直带她们四处旅行、增长知识、教她们识别人性的各种美丑行为这些,都是白教的吗?你能不能有点信心?”

  “呼!”

  成屹峰大力呼了口气,把领带扯下来,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你说的,总是有道理的。”

  秦凝笑着帮他把领带收起来,又说:“你知道吗,我可是教育咱家女儿,一定要找个像爸爸这样,言而有信、爱你们胜过爱自己的人,才可以托付终身的。女儿们能不懂吗?”

  成屹峰高兴得笑起来:“哇!老婆,我可好久没听见你夸我了呢!你真好!”

  “爸,妈,我回来了!”

  两人正说得高兴呢,门口响起了问候声。

  一个个子高瘦挺拔的少年站在门口,他身上穿一套藏青色的校服,背上背了个小提琴盒,手里拎着一个书包。

  门口光影里,他的头发黑得发亮,长长的睫毛在深邃的眼睛下留下一层阴影,粉色的薄唇略有些上扯的不自然,但看起来并不突兀,反而使他有了些忧郁的、文艺的气质。

  是个文静清秀、惹人喜爱的少年。

  何大姐听着声音从厨房出来,帮他接了书包:“呀,成实回来了。”

  成实略弯了弯腰,温和而有礼:“嗯,回来了,谢谢何姨。”

  秦凝已经走了过去,伸手帮他拿小提琴盒子下来:“怎么样?八级考过了吗?”

  成实笑起来,薄唇上的修补处有些紧绷,但,笑容照样是灿烂的:“考过了,妈,老师说我成绩不错。”

  “你真棒!好孩子!”

  秦凝笑着,不禁伸手抱了抱成实。

  十岁的成实已经有一米五十了,他有些害羞的在秦凝肩头靠了靠就离开:“妈,我长大了!不过,你今天早回,我很开心。”

  成屹峰也走了过来,叉着腰看着少年,皱眉说:“那我呢,知道你今天小提琴考试,爸爸也特意早回陪你吃饭,你开不开心?”

  “开心!爸爸!”成实对着成屹峰,倒是主动走了过去,抱了抱,抬着脸笑着,深邃的眼竟然和成屹峰很相像,父子俩搭着肩的往书房方向走去。

  秦凝在他们身后和何大姐叹气:“唉,住校就是这样,总觉得他越来越瘦了。”

  何大姐说:“可不是,又要读书又要练琴又要下棋又要练书法,还样样要做到最好,太辛苦了!你这妈妈,对他太严格了!”

  却不想,成实快步回来拿书包,正好听见了这句话,他笑了笑,和何大姐说:

  “不是的何姨,妈妈是对的,我知道的,我天生不完美,所以才要比别人努力,我是要自加光环才能闪亮的人,所以我要更加努力些。”

  他拿着书包走了,何大姐无奈的看看秦凝,笑着说:“真是又乖又懂事,他们几个可真是孝顺啊,自己再辛苦,也不许我说你一句,哎哟!”

  秦凝笑起来,难得很大声:“哈哈,那是!这可是我亲儿子!哈哈哈,何大姐,开饭开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