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目录>

番外:十年后(这才是大结局)

番外:十年后(这才是大结局)

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作者:列无暇字数:5764更新时间:2019-09-07 07:44:10

  

  很快,餐厅摆上了饭,一家七口连同何大姐,正好坐满一张八仙桌。

  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吃着饭,秦凝和成有川任阿山说:

  “对了爸,妈,我娘和良保叔,跟着许春燕出国开眼界,明天能回来了,我让司机去机场接了,直接送我们这来。”

  任阿山欢呼起来:“哎哟太好了!我正好想跟她说,快到你们外公忌日了,我想回昭文县去一趟,那我到时候跟他们一起回昭文县好了。”

  “好啊,那我让高阿姨提前把昭文县的屋子打扫一下,你跟爸爸去多住几天。”

  “好!”

  于是,吃完了晚饭,秦凝给昭文县的高阿姨打电话。

  刚寒暄几句呢,高阿姨就开始报起了帐:

  “小秦啊,县南街的屋子呢,下半年起涨租金了,总共收了三千多块,我给你存起来了,另外,秦园里头,陶老师胡老师自己说的,现在租金都在涨,不好沾你便宜,她们自己非要多给了我三百块一个月,所以艺术团那边交上来,总共是六千多块钱,只这两项加起来有一万呢!”

  高阿姨嘴里说的秦园,便是秦凝当初念念不忘的一个Q代小园林,以前被隔成了好几户人家,这些年,秦凝陆陆续续都买回来了,还进行了修旧如旧的装修,现在里面亭台楼,还有个小人工湖,简直是电视里才有的古代大户人家风貌。

  屋子这么大,秦凝一家怎么也来不及住啊,秦凝一年也就回去住个三四回,正好现在文化站落后了,陶丽芬虽然还在里头工作,但收入不够养家;而胡老师,因为种种原因,不想再当妇女干部,两人都找秦凝想想办法,秦凝干脆给她们出主意,搞了个民间艺术团,把一半秦园租给了她们用。

  这个民间艺术团,其实就是当初鼓乐队那些人。

  鼓乐队的表演还是受欢迎的,像五一七一八一这些节日,鼓乐容易带动气氛,还是有人来邀请去表演的,王妙的鼓舞也很独特,能够跟着鼓乐队跳舞,这个脑子少根筋的姑娘非常的高兴。

  秦凝又帮着想了几个符合时代潮流的节目,什么霹雳舞啊,什么情歌对唱啊,小品相声啊,渐渐的,民间艺术团成了当地的文化品牌,连省里有活动,也会来请艺术团去表演。

  陶丽芬和胡老师高兴得不得了,可不,连租金都自动给秦凝涨了。

  而另一半的秦园,秦凝就留着自己一家偶尔去住。如果清明前后,或者任贵均忌日,任阿山和成有川便也回去住一段时间,当度假了。

  秦凝听着报账,便嘱咐高阿姨说:

  “好的,高阿姨办事,我放心啊!劳务费你自己扣,记好帐就行,就是两天后,我公婆要回秦园住,麻烦你找人把屋子打扫一下。”

  “好好,谢谢你啊,这些年跟着你,我这劳务费都要赶上退休工资了,哈哈!真是想不到,二十年前,我不过给你抬了一下缝纫机,竟然抬出了一个百万富翁!哎,小秦,人家都说你现在是百万富翁,到底是不是啊?”

  说不了几句,高阿姨八卦起来,这可是高阿姨一直想问的啊,毕竟小秦的秦唐集团,可是连省里都要常常去参观的企业啊!

  “哈哈哈!”秦凝笑起来:“哪儿啊,什么百万富翁,太……小看我了,我明明是亿万富翁啊!不说这个了,回聊啊!”

  “啊……啊,啊哈哈,你这丫头,真幽默,好好,你不承认就算了,我知道你谦虚,那行,回聊啊!”

  高阿姨还以为秦凝故意说大话,不愿意承认百万富翁的说法,可秦凝挂了电话暗自好笑,有时候,对于人家想都不敢想的事,你就算说的是真话,他们也以为是假话。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秦阿南许良保就被接到了这处别墅。

  任阿山早就迎了出去:“阿南!玩得开心吧?”

  “哎,姐啊,开心,开心啊!”秦阿南咋呼着就进来了。

  她比前些年胖了好多,但她有天生白皙的皮肤,年近五十微胖的样子,看起来倒有种富态的美感。

  金秋天气好,她穿了件大红的薄毛衣,下面是条黑色的真丝裙子,时髦得很。

  许良保穿着也很考究,一件烟灰色的休闲西装笔挺,黑色的皮鞋锃亮,有些腼腆的喊任阿山:“姐。”

  “哎,良保,快进来吧。”

  秦凝带着果果朵朵也出来了,一家子相互问候着,簇拥着秦阿南夫妻往里走,秦阿南四处看:“咦?成实呢?这个时间,不会还去上什么学了吧?小凝你抓孩子抓得太紧了!”

  秦凝叫屈:“姆妈,哪儿啊,屹峰哥带爸爸和成实一起去游泳馆游泳了,估计快回来了!”

  秦阿南这才放心:“这还差不多!”

  等到一家子在客厅坐下,任阿山不禁问起了许春燕:“春燕呢?又忙什么去了?没跟你们一起回?”

  秦阿南说:“哎哟,她忙的啊!现在这些什么艺术学院可吃香了,学生常常找她,她自己又有很多演出,又要教书,我们从莫斯科飞回这边,她倒好,直接又转机飞海省了!”

  任阿山点点头:“这孩子也是个出息的,但这么忙,还要带着你们出去玩,是你们的福气。”

  秦阿南和许良保看一眼,再一起看看陪在身边的秦凝,幸福的笑:

  “是呢,是我的福气,反正我是觉得,自从小凝到了我家以后,我过日子,就跟装了翅膀似的,一天一天就飞起来了,现在我都飞到天上,四处看风景去了!孩子们也一个比一个的好,哎哟,我真是高兴啊!”

  任阿山一拍大腿:“可不!我也这么觉得,自从小凝到了我们家以后,我家的日子,怎么过怎么顺,怎么过怎么好,哎哟,我这天天幸福得哟!”

  “哎!姐姐,当年因为我要领养小凝,你还骂我赣头呢,你记不记得?”

  “哎你这人,这都多久的事了,你还提?”

  见面不过五分钟,姐妹情因为这个话题分崩离析。

  不过,众人笑着,谁也不当一回事,再有五分钟,她们又会好得像一个人,这些场面,一年不知道上演多少次。

  秦阿南夫妻在秦凝这边住了两个晚上,便和任阿山夫妻往昭文县去了,这些年江省变化也大,交通发达了,城市之间来往更容易了。

  而秦凝,送走了两对长辈,她也在晚间开始收拾行礼,准备明天随成屹峰出国公干。

  成屹峰依然在ZF部门工作,不过现在的工作主要是招商引资,所以时不时的往国外跑,只要有时间,秦凝都会陪着他,这次也不例外。

  秦凝收着收着东西,忽然一个转念,手里多了一条红色的丝巾。

  丝巾铺开来,上面绣着好些蝴蝶,在真丝的质地上,这些蝴蝶有一种古朴而精致的美。

  秦凝拿着丝巾,便走到了女儿们的房间。

  “果儿,朵朵,妈妈可以进来吗?”

  朵朵蹦跳着来开门,一把勾住秦凝的脖子:“妈妈,进来呀!”

  房间里,果果放下手中的书,笑着喊一声:“妈妈……咦,这是什么?挺漂亮的呢!”

  秦凝在女儿的床边坐下,把丝巾围在脖子上:“好看吗?”

  “还行/好看,但是有点土。”两孩子几乎异口同声。

  秦凝无奈的解下来,笑着说:“当年,我也这么觉得。这个啊,还是你们爸爸在我十五岁的那年,送给我的呢!”

  果果和朵朵张大嘴,继而便是大笑着扑倒在床。

  笑了半天,朵朵擦着笑出来的眼泪:

  “啊哈哈哈!爸爸,爸爸,真是太过分了,跑到学校对我的同学瞪眼睛,却在妈妈十五岁的时候就送东西呀?”

  秦凝也笑着,依然像个只有十八岁的姑娘,这些年,她尽力减少在空间的时间,以便让自己的容貌,能随着年华老去,然而并不成功,所以她平时只能用着装和化妆手法,让自己看起来和年龄相称些,但在家里卸了妆,她看起来便特别的年轻美貌。

  果果靠在母亲身上,说:“可不是,爸爸一把拽住我走,搞得我好像只有五岁!他只许州官放火啊!”

  秦凝搂住两个女儿,说:

  “嗯,爸爸这么做,是有点……太紧张了,但是,今天妈妈和你们说这个,不是让你们笑话爸爸的,妈妈是要告诉你们,爸爸真的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从妈妈十五岁开始,爸爸就真的爱着妈妈,心里眼里只有妈妈,在妈妈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会不顾一切保护妈妈,在妈妈偶尔骄傲的时候,他会适当的提醒妈妈。

  爸爸工作再忙,他都不会忘记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他是妈妈人生的伴侣,也是妈妈的良师益友,妈妈和爸爸在一起,觉得非常幸福。

  妈妈觉得,这才是爱情最终该有的样子。爱情,不该是在年轻的时候,一时头脑发热说着喜欢你爱你,却在几天几个月之后不当一回事。这些需要你们去辨别,你们能明白吗?”

  双胞胎的表情总是那么的相同,果果和朵朵相互看看,轻轻咬住嘴唇不出声。

  秦凝又说道:“妈妈知道你们学习很用功,也很聪明,是复晨大学这一届年龄最小的大学生,但这不等于你们已经懂得处理感情,爸爸的做法虽然让你们不满意,但却是他在提醒你们保护你们的一个方式。你们觉得呢?”

  果果努了努嘴,先表态:“妈妈,我已经不生爸爸的气了,我知道爸爸爱我们。”

  朵朵说:“妈妈,说实话,有爸爸做对比,我觉得我们的那些同学,确实不够格谈什么爱情。我不该对爸爸发脾气,我去和爸爸道歉。”

  秦凝一把搂住两个女儿躺倒床上:“哎哟,那你们爸爸,又要感动哭咯,哈哈哈!”

  母女三人笑闹了一会儿,果果和朵朵真的去和成屹峰道歉,紧张了两天的父女关系重新和解,且比以往更好。

  晚上,成屹峰靠在床头感叹:“果果和朵朵真的长大了,我确实不该管她们太紧,有些事情还得她们自己去分辨好坏。”

  “是啊,孩子总是在犯错中成长的,老话说的吃一堑长一智是有道理的,适当的放手,才是我们当父母该做的。”

  “好,我知道了。哎,老婆你说,她们真的不会记得空间的事情吗?”

  “应该不记得。我看过一些研究报告,人的记忆分五岁前和五岁后,大脑中一个区间,称作为可以保存长期记忆的桥梁,这个桥梁要到五岁以后才完全长好,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记得五岁前的事。果儿她们过了五岁生日便没有进过空间,应该是不记得了,要不然,她们从来没问过呢!”

  成屹峰点点头:“那就好。不该让她们以为,她们和别人不一样,也不能让她们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对。平凡人,自有平凡人的福气。”

  第二天,有司机来接了秦凝和成屹峰赶往机场。

  登机以后,秦凝从随身包包里掏出一封信给成屹峰晃了晃:

  “临走时小实给我的,说‘妈妈,你得到了飞机上再和爸爸一起看’,也不知道这孩子写的啥。”

  成屹峰一边扣着安全带,一边笑:“哟,小成实也来这一套,快开来看看,我们儿子写啥秘密了?”

  秦凝打开信,轻轻的读起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其实,我已经知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了。”

  秦凝和成屹峰惊讶的相互看一眼,立刻又看了下去。

  “你们不用追究是谁告诉我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并不在意。虽然我刚确定的时候,我的心里有点难过,因为我亲生的爸爸妈妈竟然不要我。可是,只要一想到妈妈的笑脸,我就不让自己难过了。

  我已经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孩子,虽然我亲生的父母不要我,但却让我遇见了你们。你们教我自信,教我勇敢,叫我善良,教我自强不息,我都会努力做到的。

  我多么的感激,你们能当我的爸爸妈妈,不管我有什么事,你们总是会在我身边,我同学们亲生的爸爸妈妈都做不到,我还难过什么呢?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祝愿你们永远健康快乐。

  你们的儿子,成实。”

  “呼!”秦凝放下手中的信纸,有些脱力似的靠在椅子上。

  成屹峰揽过她,笑起来:“成实是好样的。这下你放心了吧?”

  秦凝靠在成屹峰怀里点头:

  “嗯,放心了。其实,我一直担心这件事,总怕孩子将来突然知道了,反而心里受不了。想不到他竟然心态调整得挺好。”

  “你对他那么好,教育得也很好,这是自然而然地的结果啊,老婆!”

  “也是你教育的好,我从没见过对儿子这么上心的爸爸。”

  “那当然,儿子不能白捡,捡了就是我亲儿子!”

  ***

  三天后,秦凝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和同样一身白色运动衣的成屹峰手挽手,漫步在一片白色的海滩。

  海滩前,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金色的光芒洒在海面上,美如油画。

  海滩后,是一片丛林,郁郁葱葱。丛林中有着几幢精美的度假屋,只是不知为何,并没有别的游人。

  “呼!”望着面前的美景,成屹峰呼出一口气:“工作顺利,爱人在侧,大海无垠,这日子可真好!”

  秦凝笑看了看他,说:“那,准备好了吗?”

  成屹峰回头看看她,说:“好,可以了,小岛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好了,这个小岛是你的了,女王!”

  “呵呵,那好,现在,女王宣布,罗狗剩刑满释放。”

  秦凝笑着说了一声,眼前人影一晃,白色的沙滩上就出现了一个人,可不就是在空间服刑的罗狗剩么。

  罗狗剩倒在沙滩上,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在意识回笼后,马上转身,哀求着秦凝:

  “叽呀!我不想走,叽呀!让我留下来,我会好好干活的,叽呀,我想和我的大猴小猴,三三,四宝,小五小六在一起啊,求求你,我不想走啊!”

  秦凝笑了笑:“罗狗剩,你真这么想?”

  罗狗剩哭着说:“真的,我真这么想。其实十几年前,我劳改出来,我老婆已经改嫁了,孩子也叫别人爹了,根本不理我,我才又出去耍猴的。这些年,我和猴儿们在一块,我真的把他们当我的孩子,我只想和他们在一块儿啊!”

  秦凝点点头,手一挥,海滩上出现了一群猴子。

  秦凝冲最大的一只挥挥手,悟空便跳了过来:“叽叽,主子,你说的就是这里?”

  秦凝蹲下身,说:“对,就是这里。我考察了很久,这里有原始丛林,有三个猴群,但每个猴群的首领都比不上你和金刚,你完全可以在这里称王称霸,给你的孩子们挑选伴侣。你还满意吗?”

  悟空一下子跃上沙滩,快速的往丛林边上的一棵大树上爬。

  它爬到顶端,抬着猴手四望了很久,再一下子窜下来,抱住秦凝的手臂:“叽叽,主子,很好,很满意,可是,我不舍得你。”

  “悟空,我也不舍得你,但是我们必须为孩子考虑,不能让它们永远呆在空间里。”

  “叽叽,我明白了,那,你可要记得,每年来看我。”

  “我会的,好悟空,为师一定记得。”

  秦凝和悟空说好了,便转向罗狗剩,递给他一个厚厚的信封:

  “如你所愿,猴儿们和你在一起,它们也需要成家立业啊,以后,你就在这个小岛上好好生活吧。这些是你这些年的工资,足够你养老的了。”

  罗狗剩接了钱,再看看一群猴子,竟然哭了:“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有了它们,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你有空也记得来看我们。”

  “会的,只要你们好好生活,我会记得你们的,去吧,那边的度假屋好好的打理着,兴许我过段时间就回来呢!”

  “哎!”

  罗狗剩带着一群猴子走了。

  成屹峰看着他们的背影,说:“那,以后,秘密花园,只剩我们俩了?”

  “对!”

  “哦!那真的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对,父母会先我们老去,孩子有自己的生活,而我们,才会伴随彼此一辈子。”

  “嗯,老婆,最终,我们只有彼此。所以,我爱你。”

  “我也爱你。”

  海,碧蓝碧蓝的,轻轻的拍打着海滩,一波又一波的海水,温柔将白色的沙滩抹平,只剩下沙滩边的两双脚印。

  脚印迎着太阳,一路远去,似乎直到天际。

  那里,阳光从两个紧紧相偎的人影间隙透出来,恰好形成一个心形照在海滩上。

  一切闪闪发光。

  美如天堂。

  (全文完)

  ------题外话------

  终于,完本啦!不管大家对此文的评价如何,我自己真的很努力了。鞠躬感谢大家一路陪伴,再厚脸皮和大家求几张免费的五星评价票(如果有的话。花钱买就不必了)。当然,要是有宝宝愿意来个长评,那便更感激了。我休息一段时间会再开新文的,只是我在写八十年代的文还是在写古言间犹豫,大家要是喜欢二列的文风,也可以说说意见呀,再次谢谢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