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七)终!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七)终!

小说: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作者:浮烟若梦字数:3161更新时间:2019-09-08 07:38:27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死了。”在生死面前,再华丽的辞藻都显得苍白无力。秦落烟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就用最简单的词语说完了一切。

  吴懿的拳头死死的握着,似乎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脸色由白转黑,又由黑转白,到最后,只哽咽的问:“怎么死的?仇可报了?”

  秦落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报了,天机阁的人都死了。”

  至于傅子墨和萧凡最后的事,她选择了不说,已经由一个人受煎熬了,她又何必拖吴懿一起下水?他们都是她在乎的人,那这一切都让她来背负就好了,良心的谴责也好,老天的报应也好,都让她一个人来,可好?

  吴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一会儿都没有再说话。

  倒是冥沏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对傅子墨抱拳行了一礼,拉着吴懿的胳膊就走,“吴先生,我们现在时间紧,有什么悼念之类的,回头我让整个北冥国陪你一起做,现在我们得快马赶回都城去了!”

  吴懿是个男人,理性思维总是要大过感性,所以他点了点头,冲秦落烟交代了几句之后便要离开,他这才记起身旁的二丫,吩咐道:“你还是去伺候你家小姐吧,就不用跟着我去风餐露宿了。”

  二丫看了看秦落烟,又看了看吴懿,那眼神中竟是有一种不舍的东西在流动。

  几乎一瞬间,秦落烟就看懂了二丫的眼神,她的嘴角忍不住带起了一抹笑,伸手摸了摸二丫的头,道:“想跟着师兄走,就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

  情窦初开的丫头和冷漠的汉子,也许两人都没有意识到,有些东西已然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吧。

  “小姐,二丫也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可是,现在不是时候,您等我们回来,好么?等公子处理好了事情,我和公子一起回来找你。”二丫这么说着,快步走到了吴懿的身后。

  秦落烟站在院子里,看着三人离开,视线却落在空荡荡的院门上久久收不回来,直到冷风吹来,她打了一个激灵之后,才不自觉的转过头问傅子墨道:“你说,他会和二丫在一起吗?”

  傅子墨顿时皱了眉,“他们在不在一起和我有什么关系!好了,这大半夜的,你人也见了,话也说了,我们该回去睡觉了!”

  他将睡觉两个字咬得极重,然后根本不等秦落烟反应,直接将她打横抱回了房中。

  夜,缠绵悱恻,还很长。

  第二天,北冥国和南越国之间的战争打响了。

  喊打喊杀的声音不断的从边城的各个角落传来,城中的百姓都避不出门,可是这仗打得也着实有些怪异,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百姓都心惊胆战,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没打吧,城楼下,分明有两军的短兵相接,只是死亡人数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不得而知罢了,不过,死了多少人他们也不关心,只要没有攻破城门,北冥国的人没有打进来就好,其他的事,重要么?

  傅子墨带着秦落烟安安静静的在客栈里住了几天,他不说,秦落烟也没问,只是随着日子越来越往后,院子里的信鸽越来越多。那些信鸽从四面八方飞来,带着不懂的文字和笔迹,傅子墨每日的工作,就是不断的看信,然后回信。

  直到第七天,一只信鸽从北边飞来,他从信鸽腿上取下信筒,展开信来看,然后笑了。

  秦落烟将披风挂在他的肩头,看见他笑,她也跟着笑,“事情成了?”

  “嗯,成了。”傅子墨点头道,然后抚摸着她的头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冥沏已经成功的夺取了北冥国的皇位,三大家族在北冥国的势力也被他一并清除了。”

  “北冥国皇位?三大家族的势力?”秦落烟疑惑了。

  傅子墨这才向她解释道:“对,冥沏原也是个落难的皇子,当初也是因为三大势力的干扰才让他刚出生就失去了一切流落在外,所以,他不只是恨北冥国的皇室更恨三大家族的人,倒是和我的目标是一样的。原本我和他打算再等两年的,可是因为你,你真是个福星,竟是让我们的计划提前了两年。”

  “我?”秦落烟嘴角一抽,笑道:“我有那么大的能力?”

  傅子墨将她抱入怀中,叹了一口气,“是啊,连我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能力,因为你,翼生得到了蛮国,所以有了蛮国的帮助,我们的计划才得以提前。”

  蛮国,翼生……

  原来他竟是和翼生联系上了,还暗暗的和翼生联手了?她不过是带着三大家族的精英们周旋,竟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吗?难怪她带着三大家族去庚金源头的时候那般顺利,原来在外围,他们竟然联合了三个国家暗地里的力量。

  烽烟漫漫,个人的目光有限,从来都只能看见天地的一隅。

  秦落烟搂住了傅子墨的腰,心中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也许,在这场风云变色的天下动荡之间,她只是起了一个推动的小角色的力量,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她和他都还活着,已然是很好,很好。

  “还有……”傅子墨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殷齐失踪了。”

  “嗯?”秦落烟诧异的在他怀中抬起头,对了,借着两国交战作为掩护,冥沏的人去夺取北冥国的政权了,那傅子墨的人呢,是去对付殷齐和南越国残留的三大家族势力了?

  “在和你父亲交战的时候,他失踪了。”傅子墨平静的道。

  秦落烟也拧眉问道:“派我父亲去和他交战,你是故意的吧……”

  傅子墨瞳孔瑟缩了一阵,倒是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知己知彼而已,只要能达到目的,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善良又正义的人吧?不折手段才是我傅子墨,不是吗?”

  他从来就说过,他不是个好人,所以他利用了殷齐对秦落烟的感情,他算准了殷齐只有在面对秦落烟父亲的时候,才会容易出现失误。敌人的失误,便是自己的优势,这个道理他傅子墨又怎么会不懂?

  “你,会怪我吗?”傅子墨低声问。

  “呃……”秦落烟顿了顿,低着头想了想,终是抬起头来,笑道:“不会。”

  第二日清晨,边城的城楼下传来了消息,北冥国退兵了。城中的百姓们欢呼着从屋子里走到了大街上,许久未见的笑容,在眼光下显得耀眼而明亮。

  一大早,傅子墨就让金木准备了马车。

  秦落烟还在睡梦中,就被傅子墨抱了起来,他亲自替她穿了衣裳,也不管她依旧闭着眼睛假寐,他直接将人抱进了马车里。

  马车摇摇晃晃似行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停了下来。

  “女人,该起来了。”傅子墨这么说着,一口咬在了她的红唇上,他咬得用力,惹得秦落烟吃痛的低呼了一声。

  她睁开眼睛,眼神幽怨的看向他,气鼓鼓的模样倒是逗笑了傅子墨。

  “下车吧。”傅子墨却不和她打眼神官司,掀开车帘率先下了车。

  秦落烟幽怨归幽怨,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了下去。可是下了马车,当看见眼前的风景时,她却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这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小山,山不高,却空灵秀丽,尤其在早晨的时候,竟然有隐约的云雾妖娆,让人有种置身于仙境般的既视感。

  傅子墨走在前头,她跟在他的身后,约莫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山腰之间的一片空地上,空地种满了桃花,花还未开,但有枝头一缕缕新绿让人对未来花开的时候充满了希翼。

  “这里是……”她的目光落在傅子墨的背影上,眼眶瞬间湿润了,因为傅子墨已经在一个小小的坟头上跪了下来。

  他在点香,动作恭敬,态度诚恳,是她从未见过的傅子墨。这世上,能让他干行跪拜的,秦落烟还从未见过。

  他将三只燃烧的香插入香炉中,才转身对她招了招手,“过来,陪大师兄说说话。”

  大师兄……

  秦落烟茫然的走到了傅子墨的身旁,看着那墓碑上“萧凡”两个字,顿时泣不成声。

  原来,大师兄的尸体是傅子墨他带走的,而他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安葬了大师兄?从坟头的香灰和周围的环境来看,都是有人细心打理的,所以他经常来?

  “这一辈子,是我亏欠他的。”傅子墨淡淡的道,拉着秦落烟在萧凡的坟前又跪了下来。

  山间的风,有些冰凉,夹杂着香草芬芳。

  两人在萧凡的坟前跪了许久,背脊挺直,却依旧给人一种凄然的感觉。直到阳光从山头的背后冒了出来,一缕缕的阳光穿过桃花树枝落在两人的身影上,才让那种凄然减淡了一分。

  “子墨,亏欠他的,我们一起还吧,无论今生还是来世。”

  “嗯。无论今生还是来世。”

  “子墨,我爱你。”

  “嗯,我知道。”

  “那你……爱我吗?”

  “你觉得呢?”

  “我要你说。”

  “我不喜欢说,我只喜欢做。”

  下山的时候,山间小路上,两人的对话被风吹散,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是任海枯石烂都无法磨灭开去。

  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求皇权富贵,但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