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曾想盛装嫁予你>目录>

番外之:一生为一人

番外之:一生为一人

小说:曾想盛装嫁予你作者:凌沐字数:4583更新时间:2019-09-11 07:48:14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妍齐夫妇婚后生活片断一——

  晋城最近靠西岸的海开发成了一个旅游度假区,原本荒寂的海边经过半年时间的打造,俨然成了中国版的‘马尔代夫。’

  开业的当天,顾槿妍就约了韩千喜喜滋滋的一道去,两人玩的那叫一个开心,不但吃到了各种从全世界各地运来的美食,还大饱眼福的看到了一波又一波秀着人鱼线的肌肉型美男。

  从这之后,已经成了两个家族主妇的女人就成了这片海的常客。

  贺南齐每天都很忙,忙的也没什么时间管到顾槿妍,近来纪官杰又请婚假携新婚妻子去度蜜月了,临时换了个助理,讲话秃嘴笨舌就算了,工作能力也是跟纪官杰相差十万八千里。

  手下的人办事不力,身为领导的人自然就要辛苦很多。

  刚结束一场会议,贺南齐正头痛经理们交上来的企划方案都让他不满意,那个临时天降大任的助理又咋咋呼呼的跑进来——

  “贺总,贺总,不好了,太太在日月湾溺亡了!!”

  “什么??”

  贺南齐大惊失色的从椅上站起来。

  助理吞了吞口水,忙又摇手:“不是,不是,我讲错了,是溺水了……”

  “现在怎么样了?!”

  贺南齐面色铁青的吼道。

  “咳咳——没、没事了,经过现场救、救援人员的抢救,已经脱、脱离危险了……”

  砰——

  贺南齐将那一堆原本看着就头痛的企划方案向那个秃嘴笨舌的助理砸了过去:“溺水和溺亡你都分不清吗?你,给我等着,我回来再收拾你!”

  手指点了他几下,一把扯过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火冒三丈的出去了。

  贺南齐赶到家时,顾槿妍已经被平安的运回,但还没缓过劲。

  他看着躺在沙发上跟条死鱼一样翻白眼的女人, 真的是忍着颠覆乾坤的洪荒之力才没有家暴……

  “老公,你回来了?你知道吗?今天咱俩差点就阴阳相隔,你就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是那个没眼力见的发现了你?”

  “咦,老公,你这啥意思?”

  “我的意思,我根本不需要他见义勇为。”

  “咦,老公,那你这是让我去死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挺好么?”

  “咦,老公,你这到底啥意思啊?”

  贺南齐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她翻过身,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几下:“顾槿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韩千喜三天两头往那日月湾跑是为了看那些肌肉男?那么好看吗?恩,就真那么好看吗?”

  某只大醋坛子将人一撂,威武雄壮的站起来,把西装外套一脱,衬衫一解,露出自己引以为傲的胸肌,“家里没得给你看吗?你要天天吃里扒外,朝三暮四,恩?”

  “切,一天看到晚,早就审美疲劳了。”

  某女趴在沙发上,咬着手指甲,一脸不知悔改的嘀咕了一声。

  “你说什么?”

  “没,我没说什么,我说我知道错了,你给我报的游泳班,往后我一定好好学习。”

  “我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你再敢靠近那片海,不,是再敢靠近那片海五百米内的地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又是这一套,意见不合……就睡服!”

  某女哼哼唧唧,心里各种不服气。

  顾槿妍消停了几天,又开始怀念那片海,怀念那片海上的美男,她悄悄给韩千喜打电话:“有空吗?我们日月湾溜溜去?”

  “你不是被禁足了吗?出得来嘛。”

  “开玩笑,他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什么也别说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那好啊,待会见。”

  顾槿妍挂了电话,得意洋洋的上楼去换衣服,三令五申又怎么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她换好了衣服给贺南齐打电话:“老公,我店里下午有事,我去店里了哈。”

  然后又给店里打了通电话,特别交代了一番,方才万无一失的出了门。

  现在的她,婚姻生活很幸福,两个孩子,小团子和小辣椒,一个上小学,一个上幼儿园,事业也早已稳定,无需她再插手,贺南齐总是把她当个小女孩宠,宠得她没有任何烦恼和忧愁。

  她的每一天,都是光鲜靓丽的。

  她的每一天,也都是灿烂轻松的。

  两个好朋友在海边碰面后,先是换好泳衣,跑到水里各种拍照,又跑到岸上吃东西,玩得不亦乐乎。

  最后累了,两人找了个太阳棚躺下,顾槿妍一边挑照片发朋友圈一边问旁边的好友:“千喜,你到日月湾来玩,你家周易不反对吗?”

  “不反对啊,他说我玩的开心就好。”

  “啧啧,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当年一定是瞎了眼……”

  “可别这么说,你家贺先生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绝世好男人,想当年晋城有多少女人为他疯狂来着,可人家最后还不是挑中了你。”

  “表相,都是表相,晋城的女人又知道我光鲜背后过的什么日子?”

  那真是夜夜被狼欺啊。

  “什么日子啊?”

  顾槿妍一脸悲戚:“算了,不讲了,讲多了都是泪……”

  韩千喜看她朋友圈已经发出来,随手点了个赞,挑了几张照片也发了个朋友圈。

  “你家老公不是严令你不许到这里来,你还有恃无恐的发朋友圈,你就不怕他看到后马上来抓你回去啊?”

  顾槿妍得瑟的哼哼笑两声:“怕什么,我已经防患未然,提前把他屏蔽了。”

  她话落音,手里的手机就响了,是店里的号码,她有种不详的预感,马上接听:“什么事?”

  “妍姐,先前贺先生来过了,发现你不在,又走了……”

  “多久以前的事?”

  “半个多小时前……”

  “这么久的事为什么现在才说?”

  顾槿妍腾一声从躺椅上跳起来,还没等到对方回复,下一秒,她就傻眼了……

  只见贺南齐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人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面前,一张脸冷的跟冰雕似的,她心虚的挂了电话,皮笑肉不笑问道:“老公,你、你咋找来的啊?”

  “槿妍,是我对不住你,你把他屏蔽了,可是我、我好像忘了屏蔽……”

  “韩千喜!!!”

  顾槿妍被贺南齐扛到肩上,一脸了无生趣的被拖走了。

  夜里,被蹂躏的凄惨无比的顾槿妍披头散发给韩千喜发了条信息过去,两个字——友尽。

  日月湾再也去不成了,因为某个大醋坛子后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硬生生把中国版马尔代夫又变成了海外版撒哈拉沙漠。

  妍齐夫妇婚后生活片断二——

  贺南齐晚上正在书房工作,顾槿妍猫手猫脚的进来了。

  她蹲在他的书桌旁,把下巴搁在书桌上,两只手则是扒在桌沿,歪着头先是不说话。

  认真工作的男人抬头瞄她一眼:“有事么?”

  “没事……”

  过了一会儿又开口:“老公你要加油了,昨天和千喜比老公我都输了。”

  “怎么输了?”

  男人随口问。

  “船技不如人。”

  贺南齐闻言转过头,“船技?”

  “是的。”

  “周易的船技能有多好?”

  “肯定比你好啦。”她如数家珍,“人家前戏足、花样多、够温柔、够持久……”

  “你说的这几样我是缺哪样了?”

  “那谁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是靠什么在这个家里翻身农奴把歌唱?”

  “……!”

  顾槿妍本来是想来给他添堵的,可貌似计划失败了,灰溜溜的正要离开,埋首工作的男人又质疑了句:“你整天跟韩千喜在一块就是聊这些?”

  她马上义正言辞的否认:“当然不是!我们聊的都是高质量的话题!”

  男人哼笑一声:“也对,你的高质量话题,一直都是这些。”

  “…………!!”

  妍齐夫妇婚后生活片断三——

  转眼到了新的一年,今年是贺南齐的本命年,顾槿妍正犯愁本命年送他什么生日礼物好,无意中在某个网络论坛看到这样一段话:若在本命年替自己的老公或男友亲手织一件毛衣,将能换来老公或男友的一生顺遂。

  下面还有网友留言:买的行不行?

  当然不行,没意义!

  请人代织行不行?

  当然不行,没诚意!

  这真是个好办法……可问题是,她不会织毛衣啊。

  她给韩千喜发信息,将这个苦恼告诉她,问她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韩千喜刷刷地就给她发来了一堆鸡汤:“不会可以学啊!有志者事竟成!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

  道理谁不懂?问题还是不会啊。

  顾槿妍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勤学苦练,不就织毛衣嘛,她还不信就学不会了。

  掐指一算,距离贺南齐生日还有一个月,时间上对于老手来说都比较紧张,更何况是她这个菜鸟新手了。

  她没有耽误时间,打定主意后,就马上跑去买材料了,针、线、以及编织毛衣的教程。

  最开始是真的很艰难,对于从来没有做过这些的一个从小就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来说,无疑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她甚至连针都拿不稳,总觉得那细细的一根铁丝,拿在手里就要掉了。

  这让她不禁想起了九茴,同样是千金大小姐出身,可九茴就特别会做这些,她不但会织各种衣服,还会做其它的手工制品,如果时间能够轮回的话,她一定会跟她好好学,可惜现在再没有了这样的机会。

  吸了吸鼻子,她挥去心头的忧伤,打开毛衣教程的第一页,开始认真的学习起来。

  足足有十来天,顾槿妍没有任何成果出来,她一直在研究针法,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她认真钻研,总算是摸出了一些门道。

  然而这时候,时间只有二十天了。

  二十天织一件成年男子的毛衣,可能性大吗?

  她不知道,但她愿意努力去试。

  为了能在贺南齐生日的当天,将这份特殊的饱含了她深深祈愿的毛衣穿到他身上,顾槿妍开始了没日没夜的编织工作,织毛衣她是瞒着贺南齐的,所以贺南齐并不知道,她想等到生日那天的时候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白天还好,他去上班了,可晚上就比较麻烦,两人同床共枕,她总不能当着他的面将惊喜提前泄露出来。

  为此,顾槿妍只能等贺南齐睡着之后,再偷偷起来,拿着半成品到客房里去织,经常一织就是半夜,有时候凌晨,最晚的一次天都要亮了。

  她的技术还不是很熟练,织起来自然也不是很快,因为是第一次,又因为过度用功,她纤嫩的手指都磨出了水泡,但她还是仍然咬牙坚持着。

  就在她的伟大工程即将竣工时,她的秘密还是被贺南齐提前发现了。

  贺南齐夜里上洗手间,突然发现身边空空如也,他的枕边人不见了,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这个时间段她会去哪里?

  贺南齐疑惑的披了件外套下床,卧室里里外外寻了一遍,又到外面去寻,看到一间客房的灯亮着,他徒步走了过去。

  手指轻轻一推,从半掩的门缝里,他诧异的看到他的小妻子居然正在双手如飞的织着一件衣服,这一幕让他惊诧不已。

  贺南齐推门走了进去:“妍妍,你这是在干什么?”

  顾槿妍被这陡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的针差点都脱落,她惊慌失措的想要把毛衣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贺南齐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这是什么?”

  他不敢置信的指着她手里藏青色的毛衣。

  顾槿妍知道瞒不下去了,索性就承认:“你不是生日快到了吗?是我想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贺南齐又感动又惊喜,蹲到她面前揉了把她的头发,哭笑不得道:“我生日你随便买个礼物意思下就行了,怎么会想起来亲手织毛衣?现在谁还做这种细致的针线活,都是直接买衣服了。”

  “就是因为都是买的才没有意义啊,亲手织的是把感情也一并织了进去,何况,今年不是你本命年嘛……”

  “本命年怎么了?”

  “我听别人说,本命年送老公一件亲手织的毛衣,老公将会一生顺遂哦!”

  贺南齐又笑了:“你这又是听谁的?傻瓜,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每天都是万事顺遂。”

  “不管有没有凭据,既然我愿意相信,它就一定可以保你平安。”

  顾槿妍喜滋滋的将毛衣举起来:“你看,还差一点袖头,我就成功了。”

  贺南齐感动的无以复加,手掌轻抚那件柔软的毛衣:“我的妍妍真好,这件衣服我一定会穿一辈子。”

  顾槿妍幸福的笑了。

  贺南齐站起身:“好了,生日还有两天,明天再织吧,现在已经太晚了,跟我回去睡觉。”

  他牵起她的手,她突然疼的嗷了一声,面前的男人眉头一蹩,赶紧抬起她的手去查看,这才看到她手指都已经磨的伤痕累累,那一瞬间,男人突然说不出话。

  顾槿妍以为他是生气了,连忙解释道:“其实我手不疼的,就是腿坐的有点麻,猛的站起来……”

  唔——

  捉襟见衬的谎言被他以吻封缄。

  贺南齐吻了她的唇,又吻过她每一根受伤的手指,最后才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笃定道:“妍妍,I LOVE YOU。”

  女子浅浅一笑,倾过身子快速的在他的唇上回吻了一下,甜甜回应:“I LOVE YOU。”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一花一世界,一生为一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