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目录>

第1787章 番外

第1787章 番外

小说:最强丹师:腹黑帝尊,撩上瘾作者:三宫娘娘字数:5504更新时间:2019-10-04 07:17:48

  

  魔宫……

  琉璃树枝迎风晃动,光泽点点,强烈的生命力充斥在这一方空间。顶 点

  树下一个人正在静静的站在那里,风吹起他的衣摆,飘飘若仙。

  ‘吱呀……’

  宫殿大门打开,百里娇与北冥寒迈步出门。对于矗立在生命之树下那个男人,百里娇视而不见,拉着北冥寒径直往外走去。

  北冥寒瞟到那站在生命之树下的人,想了想还是顿住了脚步。

  百里娇皱眉:“漂亮姐姐?”

  北冥寒冲她微微一笑:“你先去,我随后就来。”

  百里娇郁闷的看着他,又瞪了那树下的人一眼,转身先走。

  北冥寒迈步来到男人身边,仰起头去看生命之树。

  “她不会再回来。”

  男人轻扯嘴角:“我知道……”

  北冥寒没在说话,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良久,男人喃喃道:“嗜血回来了吧?我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北冥寒点点头,叹息道:“君锦,你守了生命之树三年,有何意义?时空之境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玄冰她……”

  说到这里北冥寒顿住了,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没关系……”君锦看着生命之树喃喃道:“站在这里,能感觉到和她同样的气息,这便够了。”

  北冥寒无言……

  君锦是被救回来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救,活着对他来说才是最痛苦的。

  “漂亮姐姐,你还要陪那个男人站多久?”百里娇不耐烦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北冥寒轻笑一声,转身朝她走去。

  “娇儿吃醋?”

  百里娇白了他一眼,拉着他就往外走:“我为什么要吃一个男人的醋?”

  “呵呵……”

  “笑什么?”

  “没,娇儿一直在等我?”

  “没有,我才不会等你……”

  ……

  君锦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静静的看着生命之树。

  “玄冰……我会一直陪着你……”

  ……

  君九爵回归的那一刻百里娇就感应到了。

  远在人间的那一群群死神也都被她给召集了回来。

  忘了说,那一群死神,就是当初夏美从龙翎大陆带回来的人,管理他们的是君临天。

  只是……

  一群人在夏美宫殿门口守了三天,夏美居然都没有出来的。

  “爷爷,九爷是不是真的回来了啊?”君岳凑到君临天面前小声道。

  他一凑过来,一群人呼啦啦的全凑过来了。

  君临天:……

  我咋知道?

  我还不是收到了女魔头的命令。

  “爷爷,九哥是不是和嫂子正在忙啊?毕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君临天:……

  你和你爷爷我讨论这个问题合适吗?

  “君大哥,师傅是否传话于你?”

  君临天:……

  端木紫风你个沙雕,能不能别叫我君大哥?这辈分都被你叫乱了。

  “院长,我们一直守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

  君临天:……

  老子知道,那你倒是进去呀?

  不管众人如何询问,君临天都沉默面对。

  搞得众人很焦灼啊!

  “曾祖父你们回来啦?”突然一个小团子摇摇晃晃的跑过来,一把抱住君临天的大腿。

  “回来啦。囡囡乖不乖啊?”君临天爱怜的揉了揉囡囡的脑袋。

  “囡囡很乖的,已经成功攻略到老公了噢。”囡囡满脸得意,众人嘴角狂抽。

  也不知道囡囡怎么的,一出生就喜欢百里娇的大崽,会走路后天天跟在百里焱屁股后面转悠。

  这就算了,偏偏又遇上了一个那么不靠谱的老娘。

  对于自己女儿早恋的事不但不阻止,还特么全力支持,并传授自家女儿各种追男技巧。

  现在众人都还记得当初夏美对一岁的囡囡竖起大拇指说的话:“宝贝儿眼光棒棒哒,娘全力支持你,来来来,看看娘这里的宝贝。追男秘籍,我和老公的二三事,攻略霸道总裁技巧。喜欢什么随便选。”

  众人:……

  回忆太美我们不忍直视啊!

  君璨看到小娃娃,那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乖孙,来爷爷抱抱。”老公什么自动忽略了。

  “爷爷。”囡囡吧唧一下亲了亲君璨的脸,乐得君璨合不拢嘴。

  “囡囡,你来这里看爹爹的?”崔玉洁点了点她的小脑袋逗弄i着。

  囡囡闻言脸一跨:“我也不想看,可是未来的婆婆说,我那便宜爹肯定会几天几夜不出来,非要我来叫他。好讨厌,本来我还想和老公出去玩儿的。”

  众人:……

  什、什么叫便宜爹?

  闺女,你要老公不要爹,你老公会被你爹打屎的。

  不过……

  囡囡去叫很合适有木有?

  君九爵总不会对自己女儿发脾气吧?

  “囡囡乖,快去叫你爹和你娘出来哈。”

  “刚才那话在我们面前说就好了,千万不要得罪你爹知道不?”

  “对,你爹很恐怖的,金大腿一根,必须抱紧了。”

  ……

  众人七嘴八舌,囡囡一脸严肃。

  自家爹很牛逼,不能得罪。

  说话要甜,还要卖萌,死死抱紧金大腿。

  房间里……

  夏美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君九爵抱着她,轻轻吻着她的脸。

  “阿九……”夏美转身环住他,声音有些暗哑:“端木岚音她……”

  “死了!”君九爵又亲点她的唇,漫不经心道:“你们走后小世界彻底崩塌,我也深受重伤。端木岚音想要夺得我身体的主控权,所以我进入了空间风暴。”

  “空间风暴?”夏美惊呼一声,抓着君九爵的手猛的收紧。

  “嗯。这三年我一直都在风暴中心,消磨端木岚音身体里的恶灵,也消磨我自己的命。”

  “阿九……”夏美眼眶有些泛红。

  君九爵虽然轻描淡写,但她知道他肯定很辛苦。

  他的肉身是大帝,风暴一时间根本灭不了他。

  她能想象君九爵处于空间风暴中,每一天看着自己的生命渐渐流逝,身体一点一点消散,承受非人的痛处,直至毁灭。

  “没事。”君九爵吻了吻她的唇:“我知道美美会好好保管恶魔之树,在风暴里其实挺无聊的,就盼着自己快点死,好回到你身边。只是现在我没有肉身,有的只是这幅魂体。”

  “没关系。”夏美紧紧抱着他:“我去找阿娇,生命之树在她手里,我会为阿九重新做一副肉身的。”

  “美美……”君九爵眸色渐深,轻柔的吻上夏美的唇。

  房间里的温度再次升温。

  突然……

  门被踹开,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娘……”

  夏美和君九爵:……

  默默转头盯着那个小团子。

  囡囡一看君九爵就是一愣,脑子里回荡着刚才在外面接受到的信息,赶紧朝君九爵露出最阔爱的笑容,端端正正行了一个礼:“爹爹万安。”

  君九爵:……

  直直的盯着那个小团子,薄唇微张,脸上难得的出现了震惊的表情。

  “咳咳……”夏美有些尴尬,她竟然把女儿忘了。

  君九爵定了定神,转头看着夏美一脸不可置信:“我的?”

  夏美脸一黑:“你什么意思?”

  除了他还能谁的?难道她偷人生的啊?

  “不是……”君九爵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我就是太开心了,我……有女儿了?和美美的女儿?”说着说着君九爵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夏美娇嗔了他一眼,嘴角带着笑。

  “爹爹,娘亲,你们什么时候穿衣服呢?带坏小盆友是不对的噢。”

  囡囡一句话让俩大人红了脸,夏美咬牙咆哮:“囡囡,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囡囡白了自家老娘一眼就往外走,嘴里还叽叽咕咕:“人家才不稀罕看呢,人家可是有老公哒,人家老公身材比爹爹好多哒。”

  夏美:……

  要遭。

  “老公?”果然,一边男人浑身都在放冷气了。

  夏美:……

  闺女,你坑妈啊?

  ……

  魔宫的新鲜事不断,茶馆酒馆一如往日的八卦圣地。

  “听说没?魔君大人回归了。”

  “听说了,我还听说魔君大人一回来就杀到了魔宫呢。”

  “什么?难道魔君要篡位?”

  “什么篡位?魔界本就是魔君的好不好?”

  “你们够了。”一个牛头人大声打断他们的话:“一朝天子一朝臣,你们当心祸从口出啊!”

  “你啥意思?我就实话实说。”

  牛头人冷笑,盯着那魔道:“魔君大人对魔界根本不感兴趣,每天唯一想做的的就是窝在冥界陪冥王大人。他之所以杀去魔宫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被我们大殿下拐走了。”

  众魔:……

  “是不是哦?你咋知道?”

  “就是,说得像是你亲眼看到似的。”

  牛头人冷哼一声,指了指自己胸口的铭牌:“魔宫内务所,你们不认字啊?我乃内务大人的得力手下,内务总管大人知道谁不?骨魔瑶瑶大人,女王的好姐妹,她还不比你们清楚吗?”

  众魔:……

  看来是真的?

  互视一眼,一群魔呼啦啦的围了过去。

  “快给我们说说,魔君大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就是,他真和冥王大人好上了?”

  “魔君大人和冥王大人根本不是一个时代啊,怎么遇上的?”

  牛头人坐下,喝了一口茶得意道:“这事说来就话长了,当初……”

  ……

  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可是却没人敢再说魔君篡位了。

  因为那些胡说的第二天都会被扒光掉在自家大门口,无一例外。

  魔界每隔十年就会进行一次祭天求雨活动,恩泽整个魔界,这一天魔都很是热闹,众魔齐聚。

  端木忆美穿着神圣的白色祭祀服登上圣坛,圣坛周围围满了魔族,每一个魔族都是一脸虔诚。

  与以往一样,不过片刻大雨倾盆,群魔欢呼。

  结束之际,百里娇与夏美登上神坛,淡淡的看着下面群魔

  喧闹的群魔顿时安静下来,满脸恭敬,呼声震天:“恭迎女王陛下,恭迎冥王殿下。”

  百里娇与夏美互视一眼,相视而笑。

  百里娇上前一步,看着下方淡淡道:“即日起,本王传位于长子百里焱,退居幕后。尔等必须好好辅助新王,不得怠慢。”

  哗……

  群魔一片哗然,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百里娇。

  还不待她们多想,一边的端木夏美也上前一步,看着下方淡淡道:“即日起,本王传位于长女君囡囡,退居幕后,冥界众人需好好辅佐。”

  群魔炸了。

  同一天时间,魔王和冥王居然都撂担子不干了?这怎么行?

  那些魔界与冥界的朝臣懵了,直接炸毛。

  可是百里娇与端木夏美已经不理他们了,闪身消失在神坛。

  空中只剩百里娇淡漠的声音传来。

  “传本王旨意,百里焱与君囡囡,百里煦与端木忆美于十五年后完婚,百里煦辅佐亲兄,钦此!”

  群魔:……

  百里娇话音刚落,端木夏美调皮的声音也响起。

  “没事儿别找我们,你们想找也找不到。”

  群魔:……

  遇到俩不靠谱的老大?怎么破?

  “对了,神王陛下呢?还有魔君大人,去哪里了?”

  “不不不好啦,魔君大人带着冥王,神王陛下带着女王陛下跑、跑啦……”

  ……

  ……

  遇到俩不靠谱的爹妈,百里焱和百里煦都气炸了。

  当天北冥煦拉着媳妇直接遁走。

  魔宫,百里焱被推上了王座,每天忙得焦头烂额。

  没了百里娇的震慑,很多魔族开始动起了小心思。

  甚至有不怕死的绑走了君囡囡。

  这下可把百里焱给气炸了,二话不说单枪匹马杀上门去,凭一己之力灭了红魔满门。

  有了这一出,魔族那些不安分的才老实下来。

  魔宫……

  “老公老公,我抓到一只开心鬼。”

  百里焱:……

  还没开口一边的大门就被人撞飞。

  看着那个闯进来的十四左右的红发少女以及她手里抓着的鬼鬼,百里焱嘴角抽抽:“九儿,你做什么?”

  百里九,百里娇的三女。

  她上前一步,把手里的鬼鬼扔到百里焱面前:“皇兄,我看上他了,快给我赐婚。”

  鬼鬼:……生无可恋!

  百里焱嘴角疯狂抽搐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自家小老婆摇摇晃晃跑到百里九面前。

  “小九姐姐,你好威武霸气,居然收服了鬼哥。”

  百里九傲娇道:“那当然,这世上就没有本公主得不到的鬼。”

  鬼鬼:……

  尼玛的疯女人,你给我等着。

  百里焱阴沉着脸:“胡闹,你乃是我魔族公主,怎么可以嫁给一个魔鬼。”

  “谁说要嫁?”百里九白了百里焱一眼:“是我娶他。”

  百里焱闻言脸色稍好一些,魔界也不是不能三夫四侍,只要你够强,无数男人都会跟蜜蜂一样贴过来。

  鬼鬼闻言脸都黑了,把百里九这个疯婆子骂了无数次。

  “噢。”百里九又补充了一句:“这辈子我只娶他一人,非他不可。”

  百里焱脸黑了。

  鬼鬼一愣,脸颊泛起红晕。

  百里焱暴怒:“你给我……”

  “陛下不好了,冥界的三生石被冥王殿下画得面目全非啊。”

  “陛下不好了,冥王殿下把几个得罪她的魔全都扔进了畜生道啊!”

  “陛下不好了,冥王殿下偷了鬼神大人的酒啊,鬼神大人杀上门来了。”

  “陛下不好了,冥王殿下……”

  ……

  百里焱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君囡囡吞了吞口水,踮起脚尖往外挪。

  还没出门就听到身后百里焱咬牙切齿的的声音:“君、囡、囡。”

  君囡囡一僵,快速往外跑,俩小短腿飞快。

  百里焱想追上去,却被一边的百里九拦住了:“皇兄先给我赐婚。”

  百里焱:……

  “陛下,鬼、鬼神来了。”

  百里焱:……

  “陛下,畜生道那几个魔怎么办啊?”

  百里焱:……

  “魔王,你居然敢纵容你媳妇儿来偷本尊的酒?”

  百里焱:……

  “陛下,降雨之日就快到了,二皇子和祭祀大人还没回来,怎么办啊?”

  百里焱脑子好乱,全都是……

  “赐婚!”

  “赔酒!”

  “降雨!”

  “怎么办?”

  ……

  百里焱额头青筋跳了又跳,跳了又跳。

  “母皇,本殿下不干了,你给我回来!”

  ……

  ……

  人间,一座岛上……

  这岛是百里娇在人间的地盘。

  沙滩边,百里娇穿着比基尼,带着大墨镜,惬意的坐在沙滩椅上晒太阳,一头红发散开,妖娆魅惑。

  北冥寒坐在她旁边,乖乖的给她剥葡萄。

  “娇儿,大宝(百里焱小名)没问题吧?我们就这样走了会不会不太好?”

  “噢!”百里娇应了一声,懒洋洋道:“所以我们要回去吗?”

  北冥寒一噎,摆出微笑脸:“不用,我觉得他那么大了,多历练一下也是好的。”

  好不容易才能和自家宝贝过二人世界,他傻了才会回去面对那一群电灯泡和情敌。

  百里娇白了他一眼。

  这就是个坑儿子的货,偏偏还喜欢装。

  “咳咳……”北冥寒有些尴尬,瞟到不远处正在争吵的夏美和君九爵赶紧转移话题:“你故意的吧?”

  百里娇扫了那边一眼,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活该,君九爵嫁女儿敲诈我那么多聘礼,现代社会可不是古代,晚上带夏美蹦迪去。”

  北冥寒:……

  他就知道,自家媳妇就是被敲诈了,所以才带夏美来游泳的。

  ……

  这一边,君九爵阴沉的盯着夏美那一身黄色比基尼,眼里都快喷火了。

  “换掉!”

  夏美都特么郁闷死了:“我换了怎么游泳啊?阿九,现在的女人都是这么穿的,你还要我说多少次啊啊啊?”

  君九爵:“别人我管不着,你不准,必须换!”

  夏美:“难道不好看吗?”

  君九爵:“好看,只能我看。”

  夏美:“你你你、你别那么霸道啊!这是泳装,该遮的都遮了。”

  君九爵:“换不换?”

  遮个屁,都快全裸了,什么破衣服?

  夏美突然一愣,盯着君九爵身后惊讶道:“囡囡?你怎么来啦?”

  君九爵蹙眉,反射性的回头。

  夏美趁此机会几个瞬移飞出去老远,噗通一声跳进海里。

  “夏美!”君九爵咬牙切齿,几个瞬移追了过去。

  “哈哈哈……”夏美突然从海里冒出来,抓着他的脚把他也拖进了海里。

  君九爵都气炸了了,正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女人的时候,夏美直接吻上了他的唇,拖着他往海底深处下沉。

  君九爵瞪着她,夏美小手滑进了他的衣服,凑到他耳边暧昧道:“阿九有没有在海里试过呀?”

  女人的气息萦绕,冰肌玉骨,君九爵眸色渐深……

  “你自找的!”伸手扯开她胸前的小布料,反客为主。

  两人不断交缠,下沉……

  湛蓝的海水环绕,鱼群游动……

  (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