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目录>

第573章 番外结局:来生

第573章 番外结局:来生

小说: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作者:元熙字数:3270更新时间:2019-10-06 07:20:03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拂欢被安顿在寺庙之中,一连两日,司卿都没有来看过她。

  寺庙内,每天都有一名老僧人给她送斋饭过来,每次给她送饭时,从来不和她说上一句话,放下饭菜就走,也不管她手受伤了能否拿起筷子。

  今日,从早上起,拂欢的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心底隐隐总有不好的预感。

  她和司卿如今都是戴罪之身,天帝一日不解除旨意,他们一日都是罪人。

  午时,那名老僧人再次来给拂欢送斋饭。

  “大师请留步。”在老僧人准备出门前,拂欢叫住了他。

  老僧人的脚步停了停,回过身来,看向拂欢。

  “你可认识司卿?”拂欢看向老僧人,细细的观察着老僧人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施主有话但说无妨。”老僧人道。

  拂欢撑着身体,从床榻上坐起,抿了抿唇,缓缓开口,“告诉我,现在外面的情况。”

  “阿弥陀佛,贫僧无可奉告。”老僧人朝拂欢拘了一礼,转身出了房间。

  老僧人越是这么说,拂欢就越是不放心,在老僧人出门后,撑着身体走下床榻,扶着柜子,走向门口。

  “砰……”

  没走几步,拂欢瘫软在地,秀眉蹙起。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和废人一般这么活着,连路都走不动,连爬都爬不起来。

  司卿,你一定不能出什么事才好。

  拂欢想到司卿,手肘用力,慢慢的往门口的方向爬了过去,爬到门边的时候,颤悠悠的伸出手,打开了一条门缝。

  刺眼的光线照了进来,拂欢微微闭上眼睛,许久才适应过来。

  在门边待了许久,蓦地远处东面的方向,传来一道震天的巨响,连带着周遭的地势,都跟着抖动颤抖。

  拂欢拧眉,望着那个方向,眼内满是思绪。

  伴随着又一道巨响,拂欢的一双凤眸内,渐渐染上惊恐。

  刚才两次巨响,皆是在摧毁某样东西,若没高深的内力与修为,是绝对不会透出此等凌厉的气场。

  而巨响的方向,便是琼华台。

  若没猜错,有人在毁掉琼华台。

  想到这个可能性,拂欢长长的睫毛轻颤着,耳边回荡着司卿那日所说过的话。

  琼华台。

  对她而言,对司卿而言,都意义非凡。

  拂欢默默的攥紧拳头,体内渐渐地,有一股气流在窜动。

  “主子,主子!”

  迷蒙之间,拂欢似乎听到了子羽的声音,随着眼前的门缝敞开,拂欢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子羽。

  子羽一踏进门,见到这幅情景的拂欢后,啪嗒啪嗒的落下眼泪,弯腰扶起拂欢,把她扶向床榻。

  “羽婆婆,你怎么了?”拂欢靠着床榻,见到身形怪异的子羽后,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忽然间想起冷鸢之前所说过的话。

  “没什么,不碍事。”子羽抹了把泪,见拂欢手脚筋都被挑断后,满满地心疼。

  拂欢想要抬手抹掉子羽的眼泪,但发现自己根本抬不起手,无奈下,宽慰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太相信冷鸢了。”

  “主子……”见拂欢已经明白一切,子羽索性也不愿再遮掩了。

  “如今,凰羽阁的所有部下,都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不知这一切,和冷鸢有没有关系。”子羽说罢,现出了自己的鱼尾。

  拂欢看着子羽腿下的鱼尾,心猛地一沉,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事到如今,只能怪自己没用。

  “羽婆婆,这两日可有司卿的消息?”拂欢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眸星亮的看着子羽。

  提到司卿,子羽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朝拂欢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冥神大人的下落。”

  “婆婆,事已至此,我与司卿的命脉早已绑在了一起,有些事情,你无需再瞒我了。”拂欢轻轻的抬起了手,总算是抓到了子羽的手。

  子羽吸了吸鼻子,眼泪从眼眶内落下,好好的,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刚才……”

  “冥神大人亲手毁掉了琼华台。”

  “如今,十万天兵正奉着天帝的旨意,捉拿冥神大人,地界的一些小鬼,都愿追随司卿,如今天地两界,已是大乱。”

  “无极天尊也趁机反了天帝,与冥神大人站在了一头,紫微大帝与青华大帝,依旧追随着天帝。”

  “外面,彻底乱了,冥神大人势单力薄,未必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

  子羽说完,拂欢心跳加速,再也淡定不了,急匆匆的走下床榻,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去。

  “主子……”

  子羽在背后呼唤着拂欢,可身体的不适,让她也无法紧跟着拂欢,刚跑出门,拂欢就已经没了踪影。

  ……

  天界。

  冷鸢在密牢内,一遍又一遍的试着司卿教会她的延生术时,无极天尊忽然进了密牢,对着冷鸢,就是重重的一掌。

  冷鸢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打成重伤,想要摧动延生术时,只听无极天尊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我的外甥教了你延生术,可却没告诉你,还有压制延生术的办法。”

  “冷鸢,你作恶多端,该遭些报应了!”无极天尊话落,又是重重一掌。

  “不,司卿,你骗我,你骗我!”

  ……

  拂欢冲出门外后,好几次想动用灵力去天界看一看,可她越是着急,越是半点灵力都无法凝聚而出。

  急急忙忙下,她只好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边走边试着运功。

  司卿,你不能出事,你一定不能出事!

  下界大街上,许多百姓看着走路跌跌撞撞,嘴里又念叨不停的拂欢,只当她是不知哪来的疯婆子,一个个都离她远远的。

  “司卿……”

  “司卿……”

  拂欢嘴里念叨着司卿的名字,可她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司卿。

  一直从白天到黑夜,拂欢手脚处的伤口崩开,再也没了走路的力气,准备先折回身时,余光瞥见了一处地方。

  浮生树!

  那是浮生树的方向!

  拂欢眼前一亮,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朝着浮生树的方向跑了过去。

  原来,那寺庙离浮生树不远。

  ……

  片刻后,拂欢来到了浮生树下,可当她远远的瞥见树下的身影后,脚步却顿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是的,不敢动。

  因为她分辨不出,那个浑身是血的人是谁。

  “卿哥哥……”

  “司卿……”

  拂欢一步一步的上前,呼吸也在此刻渐渐凝滞。

  她多么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卿哥哥,现在为何会如此的衰败。

  拂欢走近后,缓缓的抬起手,颤悠悠的抚向司卿的脸颊,还未碰到司卿的脸颊时,拂欢的手再也使不上力气,在即将要垂落时,忽的被一个温热的掌心握住。

  司卿微微抬起眼帘,见到眼前的人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欢儿,是你。”

  “司卿……”拂欢见司卿抬眼亦是十分吃力,下意识的想要查探一下司卿的脉博时,被司卿伸手挡住。

  “欢儿,抱抱我。”司卿虚弱出声。

  此话一出,拂欢的眼泪好似决堤的河流一般,泪水刹那间模糊了拂欢的双眼,在司卿的身旁坐了下来。

  司卿顺势往拂欢的怀里一躺,眼底透着几丝青灰与疲态,语气清浅的道,“欢儿,春萌的事情,了结了。”

  “琼华台的承诺,我大抵是做不到了,所以我将它毁了。”

  “此生,我独独亏欠了你。”

  拂欢早已哭红了眼,听闻司卿的话后,一个劲的摇头,“不,你不欠我,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她若不任性带走春萌的半个灵魂,天帝也不会大怒,也不会牵连到司卿。

  如今,这一切都是她造的孽。

  拂欢此时抱着司卿时,可以感觉的到司卿的心脉具散,脉象极其微弱,现在与她说话,怕是都撑着最后一口气息。

  “傻瓜,不要自责,若是我,未必会做的比你好。”司卿读懂了拂欢心内的想法,疼惜出声。

  拂欢流着泪,没有说话。

  “欢儿,我有些累了。”司卿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想要抬眼看一看拂欢的脸,都没有力气。

  如今,他和天帝几乎同归于尽,天界大乱,紫微大帝以及青华大帝等人,为护拂欢周全,反身拥护无极天尊为新一任天帝。

  原先的天帝大势已去,也不会再有人找拂欢的麻烦了。

  这大概是最好的安排了,他也没什么遗憾了。

  “卿哥哥,司卿……”拂欢满眼惊恐的看着司卿,低头捧着司卿的脸颊,急急的呼唤着司卿。

  司卿挤出一抹虚弱的笑,“来生,来生……”

  话还未落,全身的力气似是用尽,缓缓的合上了眼,唇角仍旧残余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司卿!”

  拂欢仰天一声长叹,刹那间哭的声泪俱下,将司卿紧紧的拥在怀里,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怀里的司卿闭着眼,身上的血液缓缓的流淌着,将四周的枯叶染成了血红色。

  拂欢红着眼眶,紧紧的抱着怀里渐渐冷去的身体,眼内是从未有过的哀伤和绝望。

  “卿哥哥,这天下之大,为何独独容不下你我二人?”

  “我现在就来找你,你等等我好不好?”

  用尽全身力气,一道红光乍现——

  浮生树下的两道身影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宁静又美好,一片片的枯叶掉落,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却都一动不动,似是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与安宁。

  相依偎间,几颗星亮的圆珠从两人的身体内慢慢的透散出来,渐渐的往天空的方向飘去。

  浮生树的枝丫,忽然间轻晃几下,揽住了一颗红色的圆珠,以及一颗墨色的圆珠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

  千年之后。

  春暖花开,风和日丽,赏文楼内,初次相遇。

  “看够了没?”

  “若说没看够呢?”

  (全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