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特种作战:幽灵部队>目录>

第771章 番外:梦醒时分(骗钱的)

第771章 番外:梦醒时分(骗钱的)

小说:特种作战:幽灵部队作者:鹰隼展翅字数:3051更新时间:2019-10-08 07:06:13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当1999年的第一场雪从云缝间倾泄而下,飘落在上海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萧剑扬再一次回到了这座城市。

  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陈静。早在国庆节的时候她就辞去了工作回国了,参加完苏红和曹小强的婚礼后便陪着他回到了赤塔。几个月来他们形影不离,他去到哪,她就跟到哪,白天他在山林中打猎砍柴的时候她跟在身边,他沿着乡村公路一圈圈的慢跑时她跟在后面给他鼓劲加油,在他渴得嗓子冒烟的时候递上一杯她亲自在山林里采集到的桦树汁;在他坐在波琳娜坟前发呆或者自言自语的时候,她就在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在那些难以入睡的夜晚,她躺在他身边拥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哼着歌,或者讲着他们小时候有趣的事儿,有时候他都睡着了,她还在讲……她真的是舍弃了一切,什么都不要了,只想陪着他!

  当他犹豫的时候,当他迟疑的时候,当他夹在她与玻琳娜中间,内心陷入极度矛盾,对未来的迷茫,下意识的想将她推开的时候,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轻声说:

  “这一次,为了抓住你,我赌上了一切,你舍得让我输吗?”

  他舍不得。在机场她狠狠咬他一口然后泪流满面的跑向安检口的情景犹自历历在目,每次回想,他心口都是跟刀剐一样痛。这样痛苦的别离,一次就够了,真的不要再来一次了。

  内心的坚冰就这样被水一样的柔情给融化了。最后,在安娜的催促之下,他带着她踏上了归途。长达一年的流浪和放逐,他累了,该回家了。

  赵晨菲带着萧乐和小虹在火车站出口等着他们,见面就说:“欢迎回来!”

  萧乐则臭着一张脸,不说话。

  陈静蹲下去轻轻捏他的小脸,笑:“小可爱,怎么啦?看到你哥哥回来不开心吗?”

  萧乐气鼓鼓的说:“哼,反正用不了多久他还是要走,有什么好开心的!”

  萧剑扬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这次我不走了。”

  萧乐不信:“你骗人,我不信!”

  萧剑扬说:“真的不走了,我就留在上海陪着你,哪都不去。”

  萧乐嘟着小嘴说:“鬼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萧剑扬有点无奈:“你要怎么样才肯信?”

  “除非……”萧乐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看看陈静,又看看萧剑扬,很认真的思考着,好像忘掉了什么,有点苦恼。小虹偷偷用手向他比了个心,他马上想起来了,叫:“除非你跟陈静姐姐结婚,在这边安家!”

  陈静脸刷一下变得通红,萧剑扬有点尴尬,瞪着这个小不点:“这谁教你的?”

  萧乐毫不示弱:“你别管!想让我相信你,你就得跟陈静姐姐结婚,在这边安家,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的!”

  唉,有时候,小孩子真的比大人还要难搞!

  赵晨菲笑眯眯的说:“不能让小孩子失望哦,不然他会一辈子都对你失望透顶的!”

  小虹用力点头:“对极了!小乐记性好得很,哥哥你要是让他失望了一次,他会记一辈子的!”

  好吧,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味道了。

  回到赵晨菲的家,他的房间一切依旧,东西给摆放得整整齐齐,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有枕头被摔在地上,好像被无数次踢打过,变成了一坨难以言状的玩意儿。小虹解释:“是小乐干的。”

  萧剑扬一怔:“小乐?你把我的枕头弄成这样干嘛?”

  萧乐气咻咻地说:“谁让你一去不回,几乎一年都不给我打电话的?我很生气,就把你的枕头当成你来揍,揍得久了,枕头就变成这样了!”

  陈静失笑:“真够暴力的!”

  小虹捏住弟弟的脸蛋往两边拉:“可不是!他个子虽小,脾气却不小!幼儿园里有孩子对他动手动脚要打他,你们猜他是怎么做的?他居然一本正经的摆出格斗姿势,煞有介事地对人家说:‘哥哥,请出手’!”

  萧剑扬嘴角扯了扯,这不正是小时候的自己么!他问:“打赢了没有?”

  萧乐挥了一下小拳头:“不知道有没有赢,反正只要是跟我打架的人,都是鼻青脸肿的回去的。”

  陈静有点惊讶:“班里没有人打得过你?”

  萧乐说:“有啊,有好几个一拳就能打倒我的,但他们还是得鼻青脸肿的回家。”

  陈静问:“那是怎么回事?”

  萧乐说:“姐姐帮我打的。”

  好吧,每天下课小虹都会去接萧乐回家,知道他跟人家打架了之后就问有没有打赢,打赢了就奖励一点零食,打输了……当然是将那个打败了她弟弟的小屁孩揪出来胖揍一顿!她的态度就那么简单:甭管是错是对,我的弟弟只有我和我妈妈能教训,谁敢动他一根汗毛别怪我不客气!所以幼儿园里没几个学生敢惹萧乐,一来这小子野得很,拳头也够硬,打得赢他的并不多,二来,就算打赢了他,也逃不过女魔头的铁砂掌,横竖都是要鼻青脸肿的回家,何苦来着?

  陈静格格直笑,对萧剑扬说:“有点像你小时候罩着我的样子啊!”

  萧剑扬也笑了起来。小时候他不正是这样罩着陈静的么。

  吃完晚饭,萧剑扬带着陈静和萧乐,冒雪前往陵园。

  萧凯华的墓被收拾得很干净,黑白照片上的独臂中年汉子依旧坚毅、沉稳,目光温和,如果人死了之后灵魂真的能够脱离躯体而独立存在,那么,此时他肯定正在云端深情地看着自己寄托了所有的骄傲与希望的孩子们吧。凝望着他,萧剑扬长时间的沉默着,胸膛急剧起伏,炽热的情感冲击着他的心灵。父亲走了已经有好几年了,可是看磁卡他的遗照,他依然无法平静。

  半晌,他才跪下去,抚摸着墓碑,低声说:“六年了……爸,原来……你离开我已经有六年了啊……这六年我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都快忘了时间了……长啊……这个梦真的好长啊……”

  “小时候我们爷俩相依为命,谁也离不了谁,等我长大了,你看得最多的,却是我的背影。送我到外地上学,送我入伍,送我回伍……那些年里,我留给你的,始终是渐行渐远的背影。现在我回来了,就站在你面前,可你却再也看不见我了。”

  “现在我要成家了,从我十八岁那年开始你就盼着这一天,盼了十多年啊,现在终于等到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回来,让我好好敬你一杯酒呢?为什么?”

  他用力咬住嘴唇,鲜血和眼泪一起流了下来。

  陈静用后面抱紧他,他的身体在发抖,显然,有些事情想要从容去面对,并不是那么容易。她含着眼泪说:“别这样,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萧剑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站起来将陈静轻轻推到墓碑前,说:“爸,看吧,这就是你给我挑的儿媳妇,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你就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过一辈子,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你开心吗?”

  陈静轻声说:“叔叔……不,很快我得喊你一声爸了。我们没有让你失望,最终还是走到一起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你放心,我会牢牢抓住这根来之不易的红线,绝对不会撒手的,我要把他绑在我的身边,绑一辈子!”

  萧乐捏着小拳头,斩尽杀绝的说:“爸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哥哥的,照顾他一辈子,不会他冷着饿着,不会让人欺负他的,任何人都不行!”

  萧剑扬揉着他的小脑袋,哑然失笑。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萧乐也太早了吧,这才几岁啊,就扬言要照顾他一辈子了!他说:“小乐,给爸爸磕头。”

  萧乐乖巧的跪下去,认认真真的磕头。他从来没有见过萧凯华,但每逢清明,赵晨菲都会带他到这里来扫墓,给他讲他爸爸的故事,父子之间的羁绊,即便是阴阳相隔,也阻断不了。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和妈妈的命是爸爸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这位没有来得及见他一面的父亲一直爱着他,爱得深沉,所以每次看着父亲的遗照他都想哭。

  萧剑扬说:“爸,你看到了吗?小乐快要上小学了。他很健康,很活泼,有点好斗,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你……”他突然听到背后有压抑的哭声,马上就刹住了话头,有些恼怒的转过身去,瞪向那不长眼的家伙。

  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好几个人:宁夏、陈虎、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个十九、二十岁左右的洋妞,一个黑头发蓝眼睛的小姑娘,还有……

  还有一个不再年轻,但依然美丽的女子。她眼角已经长出了鱼尾纹,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伤,怔怔的看着他,也透过他看着那座坟墓,手捂着嘴,肩膀抽动着,发出压抑的哭声。

  他怔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